行走天下

阅读213:《周易》试读(二)

这几天还没去找六枚硬币。 太拖拉了吧,没,被另一本书迷住了,内容讲的也是“变”,不过用的是另一个字“假”。 书名了不说,仅仅只是闻到美味而已。 《易经》是关于变化的学问,易,主要的意思是变。 变化,首先是不同的呈现,其次是动态的转化过程。这样才能见大森林,且有动感,而不是只看见一颗颗的大树。我一卦一卦的入手,容易落入孤立地静态的视角中,所以,提前警觉。 不变的现象如此得显而易见,十多年前的牛仔裤还能美滋滋地穿上,下班上班都得通过交通工具才能完成,即便是未来时代的无人驾驶时代也无法改变住在到写字楼的距离。 是的,开始研究这个物理世界的规律的时候,我们便假设了“静止”,然后写出运动的公式,速度=距离/时间。 所见加上所学的强调,再去理解“所见皆幻”,还是说“一切都在变化”吧,难上加难。可其实也容易,我们只需要做一个突破----在时间上,在空间上。 思维上的突破,需要闭上眼睛来。 眼见为实?《论语》里有一个故事,加上时间因素,眼见未必真。何况我们的眼睛看不见的存在还很多,不得不借助很多工具扩展视野,比如显微镜,比如夜视镜。 所以,闭上眼睛,综合眼睛看见的耳朵听到的感觉和曾经体会到的信息,发挥人脑的想象力。 首先我们突破时间。 曾有统计玩《大富翁》游戏的人在股市赚钱的概率远远高过现实世界,研究发现的主要原因是游戏中的时间运行得很快,一会儿几年,你还可以快进。现实中呢,盯盘,好像拿个小板凳坐等花开。 试着在脑海中将时间快退快进,十多年前你精心装饰的楼房是什么样子?二十年前你头顶可有乌黑浓密的头发?二十年后四十岁的你想成为什么样子?不说相由心生,仅仅只是“看看”那时你坐在这世界的哪个台阶哪个角落。假设你现在选择了不同的方向不同的步伐,让时间在想象中快进。“看见我退休时候的模样,于是辞职选择了不同的路径”,这是很多新闻中人物报道的常见语句。 发挥想象力,让时间加速,你能懂相对论。让时间回退,你能发现“历史”的有趣,水泥钢筋的林立高楼,好像从大地上“生长”出来一样。 接下来,在空间上突破。 火车装的下很多人,够大。《雨中登泰山》里写到老火车变成了小蚂蚁,“一个黑点子在碧绿的图案中间移动,仿佛蚂蚁,又冒一缕青烟。”距离变大为小。 中学时我们都透过显微镜看过这个世界的某一物的某一点,继续闭上眼睛想象,牛仔裤在细胞状态下会与光线中露出真颜的尘埃做着怎么样的互动?衣服里面的人体呢?皮肤到内脏,在日常的目光下聚合成千百个“装模作样”,在细胞的视角中呢?那是怎样地碰撞不停?即便熟睡中。怎样地互换能量?平常,我们又需要多久才能注意到“鬓毛衰”?“少小离家老大回”。 突破了时间的约束,突破了空间的障碍,这“变化”岂不是才是常态? 你说这又什么关系呢? 差别在,静态地看这世界,以为美好会紧抓不放,以为痛苦会避之不及。可其实,一切都在变化中。 动态地认知世界,你难道还会执着地去抓住什么东西?纠结地为错失良机而懊悔? 这样地看待“逝者如斯夫”世界,你会懂的“当下”的价值,不用把“一寸光阴一寸金”写成积了尘的座右铭。 这样地端详世界,如看万花筒般的好奇心悠然而生,路漫漫其修远兮,世界太大,吾将上下而求索。 这样地看待世界,你会懂得“五十岁人生刚开始”,曾经有成功有失败,但就像游戏里的通关,那些初级或中级难度的关卡,你已经闯关,可以挑战更高的难度了,孩子们年轻人还在下面找路?你想指点迷津?他们还想自己探索。其实指点也有两法,一是剧透,是鱼,从这里走就是了,听话。一是思辨,是渔,这条路走下去将会如何?让时间进入视线。 再之后,能否屹立潮头而身形不动,顺势而为,随波逐流(这词总觉得别有深意),变非变,有非有,那是另一视角了,《易经》时空先到这里: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够高,高度够了。 这么样一路说下来,你的头脑能否“动”起来?以变化的眼光,微笑着看这世界?这可是演《易》的大前提。 八八六十四,概述万千变化,手持模版套世界,还是从风云变幻中识别出模式,是剑与手孰重的判断,是霸气还是敬畏的选择。 模糊但有框架,瞥见结构,合乎常识则成,合乎逻辑则成。卦辞说常识,转化是逻辑。 我这越说越不简单了。 易,有简易的意思。由简入手,一是有门可推,二也诚实。太多人定个高的目标,高要求自己,然后就一直地准备下去了。比如“我做的饭不好吃,还是你做吧。”比如“我写不好文章,没法打理博客。” 别忘了时间,别忘了在“想象中”时间快进后,自己的模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