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阅读212:《周易》试读(一)

絮叨几句

用了大约一年时间读《道德经》,之后休整,随手翻阅《传习录》后半部分。

读书嘛,总是前面的多读几遍。因为一次读不完,主要是经典,再读的时候,又从头开始,所以,后面的内容“见面”机会不多。多年多遍之后,到了查漏补缺的时候,好比“复习”阶段,倒着看,也好玩。

更有趣的是,很多时候,结尾部分会对前文所述有修正补充,有总结提升,比如《朱子晚年定论》。

在阅读《黄修易录》一节时,看见这么一段话:


卜筮是理,理亦是卜筮。天下之理孰有大于卜筮者乎?只为后世将卜筮专主在占卦上看了,所以看得卜筮似小艺。不知今之师友问答,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之类,皆是卜筮。卜筮者,不过求决狐疑,神明吾心而已。《易》是问诸天;人有疑,自信不及,故以《易》问天;谓人心尚有所涉,惟天不容伪耳。


阳明先生的意思是卜筮就是道,否则就真成了无道之术,小玩意。就像后人读歪了《道德经》如“权术”,也是因为忘了“道是本”,术不过是长袖善舞而已。否则,枝干脆弱,根基不深,枝繁叶茂,头大,风来易折损。

那卜筮bǔ shì作用是什么?道,实在是大而简。针对不同的具体情况需要相应的程序帮助,如人需要不同工具一样。

卜筮,就是帮助你下决心的。问问天地,夜观天象,此为征兆,为现象,为表象,由此察觉其背后的气流、河流是否转向,东风何时会出现,或者变化是不是已经悄悄来临?


《周易》成文时间在《道德经》之前,复杂程度在《道德经》之上。涉及到“术”的层面,必然纷繁复杂,细细碎碎,万物丰富,万象呈现,不得不多般“应对”。

我很多次地在门前徘徊,很多书摆在书架的各个角落,却不敢擅入其门。懒惰?不太是。没准备好是主要原因。贸然进入,捡起一二器具把玩而入迷容易“着了外道”。

刚刚忙了一个岁末年初,肉食蓄能至起火牙疼,拥挤电梯如滚滚红尘。今日(20170301)大风起,好像不比风城芝加哥的风小,尘埃去,事落定,安心去敲《周易》的门?进得去多少?艺(术)无止境,如物无边际,但道有至善,“山就在那里”。


大概浏览


《易经》,历史上有三种,夏代的《连山》、商代的《归藏》及周代的《周易》。不过前两种失传,所以,《易经》也只有《周易》了。考古家如何论证,那是另一门学问,就好比蔬菜药用价值的研究一样,我只管品尝周文王演绎的“美味”。


  • 目的

经,就是经典,揭示的是规律。

易由蜥蜴而得名,是变化。

《易经》就是变化的规律。

变化,总是从点点滴滴开始的,征兆,迹象,如果能够透过这些蛛丝马迹,看见本质,预测一个人或一件事情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将走向哪条路,这条路会通向何处去,上流还是下流,那今日是否同行或上路,自然能有个决断。

防微杜渐,预测的是个人修养。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预测的是环境之“势”,因势利导,顺势而为。

与周文王时代相聚不远的所罗门也发现了,太阳底下并无新鲜事。

所以,发现“趋势”就是《易》的学问,“着眼未来”就是懂《易》的人的思维模式,比如《未来简史》。

很多的人呢,被眼前的一天的事情缠绕迷糊,其实他只有这“一天”的生命。

还有人更悲催,为过去的失误纠结,为失去了发财的几乎顿足捶胸,满脸懊悔。好吧,这样的人,已然“作古”。

说世事变化,当下终将过去,这是个安慰人的话,《易》之本来,一定是面向未来的,所有思考能量的焦点,聚在前方。

多远,那是份功力。

现在,所要做的,都是为了迎接未来的准备工作。

儒家修身为未来成圣,道家性命双修为未来顺应而变,所以,“面向未来”应该是《易》之目的。


  • 分支

《易经》是道家、儒家文化缘起处,之后,分道而行。

为啥?

一是学问太大,如高山仰止,极少人能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二是文字传播开来,“学问家”越来越多,都想著书立说,杜撰出来很多枝枝杈杈,小道密布,这样呢,每一支的开启者,会被尊为开山鼻祖,自立门派,做个老大。好笑?可能真是这样的。

体察己心,理通古人心。

人心,还没完成升级。

百度:自孔子赞易以后,《周易》被儒门奉为儒门圣典,六经之首。儒门之外,有两支易学与儒门易并列发展:一为旧势力仍存在的筮术易;另一为老子的道家易,易学开始分为三支。

《四库全书总目》将易学历史的源流变迁,分为“两派六宗”。

两派,就是象数学派和义理学派。

六宗,一为占卜宗,二为禨祥宗,三为造化宗,四为老庄宗,五为儒理宗,六为史事宗。


  • 美味之容器

总要有个盘子,将美食端上来吧。

《易经》的美味,是装在两个盘子里,名为经部和传部:

一个是周文王(前1152~前1056)的《周易》,

一个是后来五六百年形成的《易传》,那时候的人已经觉得《周易》文字“深奥简古”,所以孔子(公元前551年9月28日―公元前479年4月11日)撰写。至于是不是孔子写的,对我们“品尝”不重要,对孔子也不重要。孔子自言“述而不作”。总之呢,研究厨子,不如品尝美味。毕竟厨子已逝,而美味流芳千

  • 经部:是对“卦”典型象义的揭示和相应吉凶的判断。

  • 传部:传部含《文言》、《彖传》上下、《象传》上下、《系辞传》上下、《说卦传》、《序卦传》、《杂卦传》,共七种十篇,称之为“十翼”,是孔门弟子对《周易》经文的注解和对筮占原理、功用等方面的论述。(在古代,凡解说、阐发经典著作意义的书和文字,皆可称为“传”。)

       

两个盘子,合在一起吃,还是分个先后次序,如西餐吃法?真不知道。

历来讨论颇多,编撰繁杂。

我怎么下口?不晓得。

大致的想法是,一个一个地看那卦象,如何理解/消化背后的意思?自然先读“经部”,是不是要看那么多“注释”?

到时候再说。实在不明白了再去找找,读《道德经》的时候也是这样处理的。

注释自然是好消化一些,尤其是《系辞》(据说)。

距离近,烹调也细致(脍不厌细)。

不过,解释也有个问题,就是会发挥出很多“意义”来,比如系统如何宏大,结构如何玄妙,思想深邃如“神秘殿堂”(郭沫若语),常常是评论的美食家好像比大厨更懂得食材的真谛妙用,这也是很多后来人愿意看“评论”而不读原作的原因之一吧,此为叔本华多次嘲讽的傻瓜行为。

我自己素来不喜欢评论员,怕是没几个人喜欢。我自己也做评论员,后来常念叨“以责人之心责己几近道”的紧箍咒,某一天之后,明白了盲人摸象的故事,在一个人人能做“大师”的地方把自己的名字修改为“都对”。想起来一个笑话,算卦的人问能否中举,回答者伸出一个指头,言简意赅?不,是无言胜有声。

“好为人师”转为“只为己师”的好处是,我留心记住那些对别人谆谆教诲,然后自己落实到行动上,获益良多。比如推荐一个未来三年的稳健的投资组合,只要收益率超过陆金所就行。我自己“照着”做了,结果很好。 

生活中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几乎所有人在“劝慰”别人的时候,“给你一个忠告”,都会给出很好的建议。比如“要想开点儿” ,比如“好好学习” ,等等 。这是人性本善的证据吗?至少能证明这一句“道若大路,愚夫愚妇皆知也。” 我从阳明先生那里看到的这句话。


其实,最近写字喜欢用这个“其实”,是透过现象看本质、发现熟视无睹的真相之意?

其实,如果《周易》是用来帮助人决断的(阳明语)的卜筮手册,由象而预见未来,像水晶球,这不就可以了吗?然后去顺应天时地利人和,播种收获或打猎出行。

至于治国之策,《道德经》运用《易》之思想,系统论述给君王细听。

修生养性之论,《论语》也做了周密的应用,层层对应。

很多话,甚至于每个字,背后当然有大思想,道在其中嘛。

不过把《易》当作应用程序去对待、去解决问题,是不是来得简单一些,有抓手一些?好嘛,未曾敲门,我先自降低难度。

是,也不是。

若是的话,不敲这门岂不省事?

若说不是的话,或者这就是“捷径”,大道至简,吃饱了,去工作,对于个体来说,这就已经很幸福了。知足真的可以常乐。

至于建立组织,需要很多“意义”和“故事”,用想象作为导线,将很多人链接起来,这是《人类简史》作者在“模模糊糊”地回望历史的发现。作者接着在《未来简史》说,科学家的研究正在把人的感觉简化为仅仅是微电流的刺激而已。生活的常识是“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了命”,一粒药治好那一颗牙,痛苦消失,快乐一会儿。牙疼的时候如果有个微电刺激就好,你要来一下不?两百年前的叔本华从哲学上论证了这个发现。

生活本来简单。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为啥呀?寻找人生的意义?其实,这就是人生啊。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吃饱了,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起来散散步,到高处看看风景。

为什么焦虑?那不过是你没能力收摄住那颗心猿意马的心。生来原本安静的心,被传奇的带着意义的故事给骗了,被“水系环绕”的广告给骗了。

有人问南怀瑾先生信仰什么宗教,回答是“睡觉”。如果不能睡觉了,那就选睡觉其次的宗教信仰一下,帮助你收收心,安安神。

这次我只为“术”来,由术而及道?下一步。就像学习英语一样,先学会使用,下一步再进入英文世界的殿堂,汲取其他人类智慧的精华。不过公元前五百年前,希腊苏格拉底、印度释迦摩尼、中国老子,都看见了真理、真相、道,也许只是“名”不同而已,就如语言不同。

阳明先生说了,“卜筮就是理”,术就是道。真正的“工匠”水准的人,一门精通的人,都能近道。万精油?鬼。


  • 结构:

  1. 卦画、卦名: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姑名之。

  2. 卦辞:是对全卦的断语。

  3. 爻辞:《易经》六十四卦,每卦有六个爻,每个爻都有一段爻辞,共六段。

  • 爻 题:两字

    一个表爻的性质,阳爻记为“九”,阴爻记为“六”;

  • 爻辞:爻辞是对各爻下的断语。


下面,我准备乱入六十四卦阵。

好比行万里路,走哪儿吃哪儿,不挑不捡不挨饿。

从哪儿开始?这就找六枚硬币去。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