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88706.blog.163.com迁移来,无奈网易博客的凋零。

札记157:一屋不扫

        回头看看,很久没有写长文字了。

        一来,这很长一段时间专注在阅读上。曾经的所见,有分享冲动的(分享的本质),都已经絮絮叨叨说了不少了。借助阅读,好比经由前人修好的台阶,登上更高的地方,才能看见新的不同。二来,陷入光打雷不下雨的境地,没有了信心,发现“每个人都是对的”,那说话又有什么用处?自说自话,不用这么长篇大论。一句两句的灵光乍现,闪耀中,可以催动自己的脚步前行了。


        攀登,静默行走,已经是很长一段时间的主题。


        这又因何起笔?还有些任务在。很长时间,真实地羡慕“隐于山林”,看不见风声看得见晴朗,不受干扰地培养日渐耗散的元气。

        看见很多人急慌慌地承担起了责任,说是为了“成就他人”,或者帮助弱势群体。这里的讨论,我们假设这是唯一的动因。在此前提下,重点探讨如何才能真正地帮助到他人。

        举例说,放置一块砖头在某个地方不是难事儿,如果要放置很多砖头呢,不是堆放,是空间受到限制的码放。同样的,一个人做事情,大脑谋划,小脑指挥躯体,随机应变也迅速。如果是一群人,而且是越来越多的人,集合在一起做事情呢?即便你没有相关的经验,想想都不是容易的事情,人心隔着肚皮嘛。人类历史,很多大事件(朝代更迭)大工程(七大奇迹),都是合众人之力完成的,因此也就不奇怪人类历史上很多人已经用了很多很多的时间专门研究这一课题——组织管理的学问。所以,我这里就不讨论管理学的问题了,只说“学问”。

        学问,很像旅游的手册,前行者的惊奇发现或惊讶状况和应对经验,都总结在那里了。后来者,按图索骥,或可应付得过去。但若想成为领队,带领很多人旅游,那些经验就得成为你自己身上的东西,这样才能随取随用,不用像遇见单词时再去查字典。一句话,就是这学问,要转化成为另一种东西,叫做能力,成为你身体内在的一部分。比如组织管理中,熟练地计划、组织、协调、领导、控制,全过程要点清晰,动作自然规范,好像高级地拳师,行云流水般完成一整套拳路——不仅旁观者赏心悦目,自己也神清气爽——一次次地演练中,一层层地气度升级,以至于不凡。


        好令人羡慕啊。那如何能力上身呢?


        聊斋里逗你:把书烧成灰喝下去就成。随处遇见的“大师”们逗你:拜师吧,好好跟着师傅。书店的销售排行榜告诉你:要大量购买成功学的书籍阅读,偶尔也要买厚黑学。领导们告诉你:去创业啊,逼着自己创新,能力就出来了。

还可以说每个人都是对的,因为出发点不同。

有时候真的觉得很多人说“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是在强调后半句。其实“引进门”,才是师徒关系的起点,是师傅的责任。师傅之责任,远远大于徒弟的,如果徒弟不成的话。


        那,门在何处?


        (容我摘了眼镜,双手梳理一下脑袋,找到那些你可慢慢看进去的词。否则,门,在那里,又如何?视而不见的,熟视无睹的,多。)


        好吧,先从怎么看见门开始说。

        “嗯,这事儿有门儿。”经过一番思考之后,一旦有得见,人们会这么感慨。可见,门常有,而不常见。拥有发现门的眼睛,是为第一步。反应快的人说,这不又是能力了吗?罗丹说的发现美的眼睛,这不成了死循环?嗯,你读进去了,可是你又出来的太快了。

回来,往下看。

        眼睛,本来就是用来看的,你看那些不会说话还不能思考的小小孩的眼睛,好像激光一样的眼神,抓取了信息,铭刻(Imprint,《暮光之城》中的一个词汇)在自己的记忆里。我们,大人们,不过是要恢复一些本来有的能力,不要立刻去思考,也不要有先入为主的判断,只是“傻傻地”看——看见不同,看见新鲜,看见细节。不知道哪里看见过一篇文章,这种训练“看”或者说恢复“看”的能力的是一门两个星期的研究生课程,新生只有一个任务,用两周时间去看一件雕塑作品,然后写出“所见”报告:不要引用,不要联想,更不要拷贝粘贴——每个人的所见不同,是必然的。

        所以,第一步,恢复眼睛“看”的功能。不要预设,不要偏见。(这种表达,又容易被游目“掠过”。那你在看什么?)

看,久久地看,就能看进去。王阳明说,在一间屋子里呆得久了,你就能看见雕梁画栋的细节。


        (我再摘了眼镜,想想。)

        一些人,说话很慢,看着你的眼睛,只为了一件事情,帮助你“听”得进去——耳朵容易接受慢的语速,不一样的词汇。说话者用眼睛注视眼睛,拴住你飘逸的心灵。遇见滔滔不绝的演讲者,你尽管想自己的事儿,且让他爽去。因为他说,不是为你。


        面壁十年破壁。这“看”功也太高深了吧,从这里训练开始,起点是不是太高了?

        你总能给自己找到台阶下来。却也无妨,大家都是普通人。不用面壁十年,只要记住了“看”,然后记得训练自己纯粹地“看”,并且能够看一些不同了。那就可以进入第二步,开始像那些研究生一样,进入研究发现阶段:门在哪里。


        一句话能说出了,不过不能一句话说完。


        眼睛是长在头上的,发现的过程,还离不开转动脖子,还要用手,比如摘下眼镜放松一下眼睛,比如调整手电筒的光线。还要站起来,走几步,或爬上爬下,寻找那不同的角度。如果真的是看一头大象,我们用眼睛的时候,别犯盲人摸象的错误。也就是说,既然身为一家人,协调运作是自然而然的事儿。这和练习气功一样: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才能相得益彰。

        那这一身机能,何以协作。这就简单了,若非如巴菲特所言中了卵巢六合彩成了所谓的“富二代”,人人都必须做些事情的,这样才能换得一份口粮补足身体运行所需的能量,就好比买汽油加在车里一样。其实可怜的富二代们也得找事儿。

事儿,就是眼睛“看”和“手脚”并用,协同作战的地方。

        久久地注目你手头的那个“事儿”,用手翻来覆去地倒腾,走来走去地调整视角或者调动各种资源,比如铁锹、喷壶、扫帚、拖布、吸尘器、机器人(你的发明?)......你负责的这间房间将洁净无尘,你会被评为“先进个人”“劳动模范”。领导希望更多的人像你一样,于是给了你越来越多的人。你把驾轻就熟的那件“事儿”的种种门道儿,抽丝剥缕地传授给众人,这样地去帮助人。

        你用善于发现的眼睛继续观察众人在各个房间里穿行的线路、分工协作的效率、情绪波动......

        你继续看着,继续身体力行,继续假设然后检验你的发现。

        时间,不快不慢,依旧那么无情却有情的流逝着。

        很多年以后,回头看,你不仅仅在平面的地球上周游着世界,还在空间的高度上看着世界,甚至在时间的长河中自由穿梭,对话古圣先贤。

        有那么一句话,在时间轴上飘来飘去,是你非常想弹到N次元时代的屏幕上的:“凡事儿都有门。”

        之后,像在草地上找一棵丢失的玻璃球那样,安下心来(Calm down),逐行扫描,门就在那里。

 



来源:88706

评论

© 88706的博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