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札记163:一只马桶

原名《马桶的原理》,上传时改名。一时好玩。 

世有马桶一只,虽非名器,所费不菲。然其出水不畅,频频被批被恐吓碎而换之。 马桶命运堪忧,作文以记之。 

马桶历史久远。吃饱了之后的人类,开始着手新陈代谢的出口问题,尤其是皇帝。据《西京杂记》记载,汉朝皇帝身边的侍从会带着一个叫做“虎子”的方便工具。到了北宋,欧阳修的《归田录二》记载为“木马子”。后为方便方便,其物成桶型,马桶终成。

郎骑木马来,坐在小马扎上抽袋烟,蹲马桶。这些马,都不是奔驰在草原上的四条腿的马了,所以我不讨论马尾巴的功能。这里的马,成为一种形体姿态,比如骑马蹲裆式,爆红一字马。

再之后,科学进步,人体视如器,被各种透视解刨并手术修理起来。如此,同步“进口”系统的延伸,远如播种机械,近如餐桌器皿,日益精细复杂,出口系统的第一环节马桶也终于被英国贵族约翰哈林顿研究出来,木制的马桶带有水箱和冲水阀。1855年,第一个陶瓷马桶专利也在英国诞生。再延伸向外,下水管道的故事有著作《马桶的历史》可以参阅,从《悲惨世界》起步建设的巴黎地下管网后来能跑汽车。 

人类排泄物和爱尔兰的牛粪一样,属于有机肥,经过大地过滤器,滋养植物,然后重又进口。 这是一幅自然循环大画面。若非如此,岂不用之枯竭。圣人手中无弃物,圣人道法自然。在地上桌上为阳,在地下臀下为阴,阴阳运转,时空分离,有用即无用,无用即有用。 马桶发展史,就是人类对自身知识了解的进化史。 

马桶的制造,在制造能力如此发达的现在,没有技术障碍。能不能制造出来让人放心的产品,纯粹是“人心”的问题,根源在能否理解“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其实是社会运行最经济的模式,就像团队合作,唯有背靠背的支持才成合力。奇怪的日本马桶盖,在某一区域内成为一种关于“经济”的现象,谁该汗颜? 

马桶的原理,一直简单如初,不管加了多少看上去复杂的构造,它的作用不变,那是它得以存在的原因。如果某一天人类能量汲取的方式变化了,马桶命运才真正堪忧。 

马桶一直是个进水、止水、冲水的系统,加一外壳——漂亮的或简陋的,陶瓷的或非陶瓷的,光洁的或粗糙的,像人与身体。流水不畅只应在水系统上找问题:是进水阀堵塞还是止水阀水位太低?或者根本就是小区中水系统的水压不够? 一个换字就能解决问题?工作之初,各种不适,不断跳槽换单位就成了?夜半悲伤人生各种不幸,个子矮,鼻子短,五官不若林青霞,身材不是九头身。这个不能换的身体怎么办?

外壳,在其出现的时候,意欲客观化的霎那间已然注定(你做了你的选择)。但自然进化人到如此高级阶段的目的在反过来保护自然,高级得有能力学习和思考的人类,可以在“内部系统”上得以“自我”(别人不行)改进和提升——同样的身体装进不同的内容,人不是同一个人:双胞胎被不同家庭抚养因而不同的例子比比皆是;一个人,读过万卷书走过万里路之后,回头能看见自己的不同。 

人类,比马桶高级的地方在于内在系统的不断改善将影响外在身体的变化,这即有机的意思。俗话说的好:四十多岁人的脸是由自己决定的。 有机物劣势的地方也在于变化,马桶一旦精密制造,强有力的可靠性保证即维持高性能状态的时间使马桶身价倍增,以至于其一盖子,都会被急需改善生活的众人人千里迢迢背负回家。人的高能状态出现不易,奇思妙想只是偶尔光顾,世间临危不变的姿态需要如美国总统大选那样的历练。保持,更是难上加难,所以,受戒时会一次次地被问:汝今能持否?惟其真人高士,才你至死不渝。木心在《文学回忆录》中说,有人偷看歌德遗体,身无一分赘肉..... 

 

来源:8870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