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札记89:器官的协调

       曾经写过一篇身体协调的文章,说这身体有点儿像用绳子(筋)穿起来的一串积木(骨头),走得正坐得直,才能省力。有人说这图像想象起来恐怖得很。现在又要往里瞧了,瞅瞅挂在身体上的这些零七八碎。好像更吓人,倒也未必。

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个整个的人冲锋陷阵的,已经不容易,如果内部的器官又不能相互协调,反倒是互害互损,这样的人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你看,明明白白的,肚子满满胃里发胀或者上一顿添加的食物还没有处理掉,嘴巴却不管不顾,只管在那里不停地咀嚼,享受美味。放开了裤带?好,再来一口汤。还有点儿缝隙?得,再砸吧一口酒,溜溜缝儿。

有时候很奇怪,究竟是嘴,还是胃,馋?因为有那么一些时候嘴几乎来不及品尝,食物就穿梭而过,比如猪八戒吃人参果的状况。不过即便是有胃咕咕叫的时候,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嘴里的味蕾在捣鬼。有时候,“你不是想吃吗?我嘴就给你吃个够。”听起来多像是童话里恶毒的后娘。更多时候,嘴对胃说:”您多担待,实在太香了。“一副赖皮模样。

问题是,一个人的嘴和自己的胃,怎么样讲起来也是一家亲吧。老话说了,病从口入,责任多在嘴上。那么,嘴?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胃的感受,做些适度的控制?

老话还说,祸从口出。为啥呢?吃饱了没事儿干的嘴巴,很想要去咬咬舌头根子,絮叨絮叨,还借口帮着胃消食儿。东家长西家短,言多必有失。因为言多伤肺,肺部损伤,氧气供应不足,导致大脑缺氧,脑部言语中枢昏昏沉沉指挥失灵,前言不搭后语是必然的。偶尔清醒了,想要解释,却好比字如黑狗,越描越丑。结果呢?如同东施效颦,众人纷纷闪避。

所以,还有句话说:言到快意时当止。其中原理,怕是一样。

一个止字,透出了管理嘴巴的秘诀。饭到七分,当止,非请不言。


佛家说六根,我看嘴巴差不多是六根老大,老大难,第一关。你看,维持一个人活着,得吃饭吧。想要生存于世,也即人之社会人属性的显现,需要和人打交道吧,得说话。说话,是委屈地说,还是自信地说,还有个很长的路要走。最后,想要修炼修行了,找个荒山野岭闭关。关闭什么?首先是嘴,至少不说话了,甚至饭也不吃了。

可见嘴巴之利害,其他兄弟不过唯其马首是瞻。

更厉害在,吃出了几千年的饮食文化,煎炒烹炸,八大菜系,满汉全席,法国大餐。把一个馋嘴的欲望,掩盖在优雅的音乐中,得体的环境里。以至于好吃的李渔在《闲情偶记》中感叹口腹累人:“吾观人之一身,眼耳鼻舌,手足躯干,件件不可少。其尽可不设而必欲赋之,遂为万古生人之累者,独是口腹二物。“(见《李渔说吃》)

累人的是,饱食思淫欲。酒足饭饱之后,能量多余了,还得劳动身体加工过滤了,消耗出去。再吃多了,或者酒喝得多了,胃干脆“起义”反抗,给你来个“逆天”而行。天即是自然,逆自然而行,那便是入口变出口一回。如果你足够冷静,不至于太恶心,看一看逆天而出的物,哪里还分得清山珍海味?所以,食物不过是能量的载体,美味佳肴,不过是“巧舌如簧”为自己,为嘴。

再悲催一些,持续地吃多了,尤其是能量具足的好东西,便会有“上火”一说,嘴里出现一种叫做溃疡的裂口。更或者,积劳成疾,不得不喝下良药,苦口?愁眉苦脸难以下咽?没办法,忍着吧,苦是乐的代价。

更累人的是,一旦长成,一个人的个子就不长了,意味着你的骨头成型了,固定了。但是经年累月多吃了的食物,不能代谢出去的,只好转化成肥肉,像棉袄一样,一层一层地挂在你身上,虽是酷夏热天,这棉袄却脱不下去。冬天倒是暖和,饥饿的时候是不是也能想象骆驼的驼峰一样释放能量?这个我不知道,但饿瘦得有。不过,穿了肉棉袄的身体,好像更加难耐饥饿,原因或许是骨头要负担更多的重量,因此耗能量大。

嘴巴之老大地位还在于其他器官的奴性十足,吃的时候:鼻子会去寻找美味,学狗的鼻子一样嗅嗅;眼睛会去扫描美味,辨识地道与否;耳朵搜罗美味,记下了带嘴巴去。嘴巴发言的时候:鼻子抽抽,配合不屑;眼睛瞟来瞟去,左上或右上,或笑眯眯模样,为嘴巴抹上蜜;耳朵只听想听的,抓住嘴巴刚好懂的那个话茬子,给嘴老大开口表现的机会。

说话多的人,皱眉好像多,因为表情配合太多,松弛了皮肤。

反过来,话不多的人,够酷!阅世明白人,会关注一个桌子上话少的人。吃少的人,身上没”棉袄“。有钱难买老来瘦,不肥省掉花一笔钱,等于富。

还有,别人有求于你,会请你吃饭。然后因为吃了人家的东西,不仅不能说公平的话,还得替人说好话,所谓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

还有句话说嘴大吃四方,其实何止四方。回扣可以吃,官司也可以吃,甚至秀色也可餐。记得有人续写《围城》,读过的人评价说作者胃口真好,满篇文字几乎都和吃有关。嘴是老大,确实。


看到这里,有人会急了,不吃,人生还有啥乐趣?首先,除了吃,人生还有很多乐趣,吃得太多,你就不知道了;其次,重视器官的协调,不是不让吃了,是要考虑一下其他”兄弟“的幸苦和感受,吃得适度;最后,嘴是器官老大,如上所述,老大得担负起老大的责任,才能名副其实做个老大,比如学会闭嘴,给其他器官“发挥能力”的机会。

即使李渔,意识到吃之累人,不还是研究了不少吃的学问?吃是要吃的,但是要吃得好,比如吃在当地当季,更重要的是要吃得节制。

节制才能协调,尤其是主导器官,简称主官。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嘴巴,嘴巴,性命攸关,责任重于泰山。


现如今,嘴的问题确实太严重了,严重到一国之老大开始管众人嘴上的事儿。很多人也是在看不下去了, 阿弥陀佛,奔着六根清净去了。要我说,目标太大太远了,等于没目标,真想要个清净不妨也从你的嘴老大入手。一步一步来,靠近目的地的可能性就增加了。想要吃到一定程度来个顿悟,怕是痴人做白日梦。

对有人期盼自己突然哪天明白了,或者说父母自个儿安慰等孩子长大了就明白了这件事情,我持悲观态度。或许因为我自己这年岁了,还没顿悟。更多的是看见所谓谋着远大目标什么今生成佛的人眼睛里表情中越来越大的一个自私,而且还歪歪扭扭不成人样,不免悲观更盛。所以,要说个人生观,我算是胆小节制渐悟一路。也因此,盯住关键点盯住细节,絮絮叨叨,大卸八块。烦了我,捂上耳朵,烦了自己,改。

没有耳朵愿意听?我只是写写,写给我的眼睛。还那些明亮的眼睛?


行走7:自由驾驭你的身体  http://88706.blog.163.com/blog/static/30568242201010303304486/

来源:8870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