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阅读193:《陈九州录》心明白,书自然融会

       九川卧病虔州,先生云:“病物亦难格,觉得如何?”对曰:“功夫甚难。”先生曰:“常快活便是功夫。”

        快活,乐活,在外是一种状态,在内是一种心态,在人生真的是一种功夫。假装的快乐自不在讨论范围内,阳明讨论的是修心功夫,你还在装的阶段,也就是说没有到“真实面对”的阶段,面对赤裸裸的内心,远着呢,不与讨论。

        快乐从哪里来?知足常乐。足够,enough,too much,指的是欲望的满足。欲壑难填,无底洞怎么填?所以,适度的欲望是给欲望封个底线,节制欲望是抬高底线,就成为快乐的基础,如《道德经》人生三宝之“俭”。

        你说我都病了,你还不可怜可怜我,还教训我?疾病于精神的打击实在是太大,凡人难挨,可怜恐怕会使人的肌体更柔弱更依赖,所以“安慰”其实是个坏手段,不如惹他生“气”,即内生出澎湃动力。其次,病从何来?找到原因,以后不病。病上格物,是要找到病因的。病从口入,所以,节制欲望,曰俭。另外体内疾病,多因垃圾积累,如同清理居室环境垃圾一样,“勤”得雅居而乐,就是预防疾病的良方,也是修心之本。


  九川问:“自省念虑或涉邪妄算计人事构想情事,或预料理天下事治理天下,夜晚放大了的野心,思到极处,井井有味井井有条,自感得意,便缱绻qiǎn quǎn难屏bǐng止,一路想下去,就失眠了。觉得早则易,觉迟则难;用力克治数绵羊,愈觉捍格hàngé[conflict] 互相抵触,格格不入。惟稍迁念他事转移注意力,比如听听英语,或者起身洗澡洗脸什么的,则随两忘就睡着了。如此廓清,亦似无害。”我这解释好像是失眠的样子,夜晚正是胡思乱想最厉害的时候,只因白天各种忙,心不得空闲。夜晚时分,各种思绪翻江倒海地折腾,人生体验的常态。睡个安稳踏实觉,正是知足常乐的体现。

        先生曰:“何须如此!只要在良知上着功夫。”这个回答,令人无语。知道做不到啊。看下文。(不过话说回来,阳明讲了一辈子道理,看不到几个人认真去做去修,只是在那里思考问询探讨,忒也无话可说。阅人无数之后,不愿意多言,不再细细碎碎讲那一堆子道理给人听,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九川曰:“正谓那一时不知。”那一时迷糊了,辗转反侧,在那里烙饼子,在死胡同里转不出来。办法一:想法写出来,床头备个笔记本,导流出去,就不思谋了。办法二:冲个澡或洗把脸,好像抹去尘埃,或者说退出去,重新走进“梦乡”。

       先生曰:“我这里自有功夫,何缘得他来?有些子基础功夫还好。若是没有功夫,只能用上述转移注意力的办法。只为尔功夫断了,便蔽其知。既断了则继续旧功便是,何必如此。”延续练功就是。功是什么功?格物功夫?还是自觉观照功夫?乱起的纷纷杂念,好似泡沫,知觉一照,像阳光,自然破裂。一笑而过,睡去吧,不过如此,不过如此。不过,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九川曰:“真是难鏖áo。基本意思为激烈地战斗,虽知丢他不去。”要找到丢的办法,大禹治水,堵不如疏,最好策略当然是“化”掉,或者干脆不生洪水。不过,洪水是自然产生的,水导流得当,灌溉成都平原成良田。好比人,无欲望自然省了不少事情,问题是无求无欲的境界非一般人可以达到。欲望,几乎是人生的动力,更进一步人因欲望而生。适度控制的欲望如洗车用的水枪,力量不小功能不少。泛滥的欲望却像四处泄气的气球,扁扁塌塌的形象,无依靠不能自立。

       先生曰:“须是勇。用功久,自有勇勇猛精进,这是持续地功夫。受尽了烦乱欲望的折磨,才能痛下决心,练功开始。痛苦让人思考,痛苦也是成长转变的机会。更细微一些,“勇”在敢于自我压制上,压住了这欲望之气,忍得住,憋得住。旁人的评价是这人有城府或者有度量,不是点火就着的爆脾气。故曰是集义所生者,胜得容易,便是大贤。”念起即觉,欲望一起,意识到,止住,便是厉害人了。特别愚蠢的做法是“放大”欲望,用尽各种夸张的手法,比如时时刻刻念念不忘一些事情,比如食欲、性欲,直到把所有的能量,如同涓涓溪流汇聚到一起,如同高山堰塞湖,不崩溃才怪。

  九川问:“此功夫却于心上体验明白,只解书不通纸上得不来的。”说不出的,不体会到那里不知道。不经历痛苦,轻飘飘。没有体验,没有痛苦的人生,不能分轻重缓急,其实悲哀。

       先生曰:“只要解心。心明白,书自然融会。若心上不通,只要书上文义通,却自生意见。”自察自省,心上琢磨。懒惰,如厚厚的盔甲,穿久了,其人坠入其中谓之“安逸”,人也就废弃了,不能得机再生,没机会进入新的生命空间。所以,不断地扔掉盔甲,抛弃所谓的拥有,放下过去,才能走向未来。未知的未来,正是新的人生,新的体验,新的旅游。同时,也是心的新角度磨练。

        小结:修心功夫,这一段看起来,也还是“粗”了。问题切切,回答不够细腻。说的都对,但是细处的方法没有讲出来,方法论方面明显不足了。好比说如何才能成才,要勤奋。对吗?对。不勤,懒惰,就不要继续说了。要勤,但怎么开始?落在何处?走到何时何地再如何向上突破?此后的次第?细细密密如叔本华的哲学论述,详尽齐备如日本熊野古道的徒步路书,认识世界里如佛学的论唯识(还没读),那个叫“细”。细,是个认识“功夫”的体现,如丰富是人生的质量一样。


   有一属官,因久听讲先生之学,曰:“此学甚好,只是簿书讼狱繁难各种文案繁琐程序严苛,不得为学。”

先生闻之,曰:“我何尝教尔离了簿书讼狱,悬空去讲学?尔既有官司之事,便从官司的事上为学,才是真格物就在手头的那事情上格物,一是这样才有“物”可以钻研,远处的所谓你想干的事未必有机会“亲近”;二是格物需要安心,随遇而安是格物的必须心态。如问一词讼,不可因其应对无状,起个怒心糊涂蛋;不可因他言语圆转,生个喜心巧舌如簧;不可恶其嘱托,治之一朝权在手;不可因其请求,屈意从之心生怜悯;不可因自己事务烦冗,随意苟且断之烦了;不可因旁人谮毁罗织,随人

 意思处之偏见。这许多意思皆私死心作祟,只尔自知,须精细省察克治,惟恐此心有一毫偏倚,枉人是非失了原则法度这便是格物致知。簿书讼狱之间,无非实学落实之处。若离了事物为学,却是着空。”开始的时候,宁着有见,不着空见。何以?无定处,心难定。心猿意马,得有个实实在在的拴马桩(右图)。人一生有没有机会,在空处安住?如禅坐升空。不到时候,不能求那个。

“找点儿事做”,安身立命,都是禅话。


  虔 虔诚 qiánchéng州将归,有诗别先生云:“良知何事系多闻多闻第一,妙合当时已种根当下开心即心门已开。好恶从之为圣学好恶依着良心就是大学问,将迎无处是乾元归于无,空。”

       先生曰:“若未来讲此学,不知说好恶从之从个甚么?末法时代没了良心一说的时候”敷英在座曰:“诚然。尝读先生《大学古本序》,不知所说何事。及来听讲许时,乃稍知大意。”得看看《大学古本续》,才能解。


  于中、国裳辈同侍食。先生曰:“凡饮食只是要养我身,食了要消化;若徒蓄积在肚里,便成痞了,如何长得肌肤?后世学者博闻多识,留滞胸中,皆伤食之病也。”博闻多识而不消化,只是背书,背负着书而已,累人。吃饭时,随时点拨。

  先生曰:“圣人亦是学知,众人亦是生知。”问曰:“何如?”曰:“这良知人人皆有,圣人只是保全保江山也不容易,就像保健康,生而健康的人很多,老而健康的人不多了。赚到钱的人也不少,保住的人不多了。无些障蔽,兢兢业业还要铭记《道德经》的三宝,门门翼翼,自然不息,便也是学;只是生的分数多天生的比重大,先天的,所以谓之生知安行。众人自孩提之童,莫不完具此知,只是障蔽多有人生来好像就欲望很多很大,然本体之知自难泯息,虽问学克治也只凭他;只是学的分数多后天修学的比重更大,所以谓之学知利行。”

       

       心明白,生来有那不糊涂的人,主要表现是欲望不强,好像房间的湿气不重一样,不容易挂满尘埃。后天明白的,我的说法是“算账”,你的欲望驱使着你的辛劳,像是被鞭子驱赶的牛,累到不划算。付出与获得之间不匹配,那就转行不干了。不干了,怎么又能勤快了?勤是身体或心理的运动,我们说的“干”什么,其实目的不在运动本身,在运动之后获取,眼睛盯着的是那个非常明显的功利的结果。于是运动成了手段,过程被忽略掉,粗心大意,眼睛不注意手下,总是想着诗和远方。所以,“干”不意味着勤。勤,是随处格物,好奇的心作为驱动力,过程细腻悠长,结果是个自然而然的产物,需要重点关注吗?需要投注努力吗?把注意力在过程里,评判也在过程中。若过程是如此地乏味,结果好不到哪里去。你的设定目标,不可能经由疲惫劳累抱怨不断地过程产生。(修改中)


       后记:至此,用了五节,把偶然翻起的《传习录》下《陈九州录》解读完。读起来时很多想法,书页的空白处不能写完。其次,一些生字、知识点的了解需要互联网的帮助(互联网最大的作用),这就顺手写到这里来了。偶尔会有一个担心,如果这网易的博客不再了,关闭了,这些东西岂不丢失了?微信的公众号据说12月不用就被会关闭。另一个念头是,这么读来读去,好像还说很多话,自己有观点吗?我的分类里,阅读是阅读的,札记是自己构思的。想太多,念念私意。先读着,走着。


其他各节目录

1、阅读189:随,意所在某事,而格之

2、阅读190:实无,无念时

3、阅读191:只不要欺他,实实落落依着他做去

4、阅读192:知来本无知,觉来本无觉

5、阅读193:心明白,书自然融会


来源:8870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