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阅读190:实无,无念时


九川问:“近年因厌泛滥之学乱学填充脑袋乱吃填充肚子,乱的是心,一个贪字。厌倦了,开始转向,每要静坐,求屏息念虑厌倦而求静。非惟不能,愈觉扰扰,如何?”

先生曰:“念如何可息?只是要正。”好比吃,想吃就好好吃一顿,人怎么能不吃?吃饱了,吃念自然熄灭。

曰:“当自有无念时否?”念,实质上探头探脑的欲,无欲,便是死了。

先生曰:“实无无念时。”

曰:“如此却如何言静?”

先生曰:“静未尝不动,动未尝不静。戒谨恐惧即是念控制的念头也是一种念头,所以静不是无念,只是正念,何分动静?”

曰:“周子何以言定之以中正仁义而主静?”念头定在“中正仁义”,面部慈祥微笑,就是静,平静安详。

先生曰:“无欲故静,是‘静亦定,动亦定’的‘定’字,主其本体也。戒惧之念是活泼泼地。活泼泼的,本是人的天性,孩子讨人喜欢的原因之一。万念俱灰,形如槁木,那是行尸走肉了。积极的人生,消极的人生,差别在珍惜还是浪费时间。所谓人老心不老,便是活泼泼的心一直在。当然,有个前提是身体健康,否则疾病的痛苦将分心,将耗散能量。此是天机不息处,所谓‘维天之命,于穆不已’《诗经·周颂·维天之命》,便是静默也没有停息时,一息便是死。非本体之念,即是私念。”念头落在本体上,本体即天理良知上,就是正念,就可以定得住,否则就是私心杂念。做事的人,可以体会到,念念都在事情能够成功上,和念念都在自己美不美自己重要不重要上,两类人,旁观者看得清。

念头之定,定在本体上,那是大境界,往下可以定在生物学上,或者手工艺品,或者餐饮上,都是定的落脚点。有根本智慧,还有非根本智慧存在。总之,定是安心的所在。胡思乱想,不知道干什么,人云亦云,看见Ta的能量四散出去,如同灰飞烟灭一样,而不是把精力集中到某一点上,做出些“成绩”来,做些有意义的事,其实是籍此安住一生。此谓幸福人生之秘密。


又问:“用功收心时,有声有色在前,如常闻见,恐不是专一。”曰:“如何欲不闻见?除是槁木死灰,耳聋目盲则可骂人了,长了眼睛耳朵,能不看见吗?只是虽闻见而不流去便是。不流去,这是关键,看见了,欲望不跟着去了,则可。路遇美女,是不是要跟上一段?遇见美食,是不是就进去吃了方可?追逐六尘的不是眼睛耳朵,是我们躁动不安的心。不动心,看见便看见了,云在晴天水在瓶,明月照大江。


曰:“昔有人静坐,其子隔壁读书,不知其勤惰,程子称其甚敬。何如?”

曰:“伊川恐亦是讥他。”不是瞎子能不知道?讥讽他吧。心知肚明,不说而已。前几日和朋友聊天,说起一个话题,为什么说真话的朋友要存一些尊敬呢?因为事不关己,不说真话。同理,父母说给儿女的话,真话居多,因为关爱。这也该是孝敬的原因之一。


又问:“静坐用功,颇觉此心收敛,遇事又断了遇见事情了,心念又贪嗔痴。旋起个念头,去事上省察。事过又寻旧功,还觉有内外,打不作一片。”

先生曰:“此格物之说未透。心何尝有内外?即如惟濬,今在此讲论,又岂有一心在内照管?这听讲说时专敬,即是那静坐时心,功夫一贯,何须更起念头,人须在事上磨炼做功夫,乃有益。若只好静,遇事便乱,终无长进。那静时功夫,亦差似收敛,而实放溺也。”

这一段说的是事上磨练。好比乘船,风平浪静,自然安适。惊涛骇浪时,还能神闲气定,那才是老水手。说的就是功夫不到。不过话说回来,这是要有个过程的,先要能够隐于山林,找到安心的地方,找到静的安详之乐,才有机会行走于江湖历练。一上来,便在惊涛骇浪中,怕是没有机会得定,便是“定”了,也是邪门,不是功夫。功夫,是时间的沉淀,非按部就班,几无可得。

你不信?历史上尝试过的人多了去了,查查资料,做做功课好了。思而不学则殆,殆,无所得,殆工,浪费时间。生命即时间。

后在洪都南昌,复与于中、国裳论内外之说。渠皆云:“物自有内外,但要内外并着功夫,不可有间耳!”以质先生,曰:“功夫不离本体;本体原无内外。只为后来做功夫的分了内外,失其本体了。如今正要讲明功夫不要有内外,乃是本体功夫。”是日俱有省。


来源:8870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