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札记178:一个人的是是非非

2016年的前半年,资本市场的一次收购事件,让一个人和围绕他的是是非非,成为媒体的主材。

各个角度的透视,都成为值得辩论的图像,视角、光线、环境。不能不让人想起盲人摸像后的争吵画面。这也是: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都说得对。这不是和稀泥,因为世界本来就是立体三维的,眼睛所见,平面而已。而且世界又是变化的,你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闷热夏季,风扇声中一片寂静。

我在想,人生的必然。

叔本华有篇大论文,讨论意欲的不自由,即我们其实没有选择的能力,人生有一种使命必达的必然性。回首看时,我们走在既定的人生轨迹上。

旁人看来,明明白白的另一个选择,另一条坦途,因何不见?亦不能走?

只因为你不是他,你是旁的人,你走你的路。


丰子恺分人生做三层,既然可以有不同的角度,分作不同的层次也是可以的,与平地建楼同理。第一层是物质生活,第二层是精神生活,第三层是灵魂生活。高楼有时候比角度容易被人接受,今年这位是非中人曾经在年富力强的时候,极大地关注过灵魂的台阶,让徘徊的灵活跟上脚步,踏踏实实地去走路。从高山峻岭的纯粹中归来时,从灵魂处向外透着干净清爽。然而,在讨好的赞美中浸泡一些时日,小范围的聚会中重现盔甲,冠袍带履。


看得见高楼,然后急慌慌地上了去。这急慌慌地本身,是不是就透着虚?

百毒不侵,得有金刚的密度。

厌倦了尘世,才能离世。这是叶曼老师讲经里提到的一句话。厌倦了第一层,才能上第二层。如此也就理解了诗书画剧俱佳的李叔同成为弘一法师的必然之路,这是丰子恺讲到老师的时候说的内容。

物质生活,不离名利色,有得一而足的,继续上行。有得三也不足的,滚滚其中,享受蒙眼拉磨的乐趣。

名,叔本华分作尊敬和喜欢两种,很难不可皆得。尊敬来自自身的素养,自我的认知,已然有脱离的倾向。被喜欢,大多是势利而行,为合作发财,或为写文章卖钱,命脉在别人手中。就像名画,值钱,就挂起来,不值钱时,储藏室。

名不如利,来得实实在在,自己买单好了,尤其是接近年老色衰之际。但,利之获得,天时地利人和,很多机缘巧合,也非仅凭个人努力,可以强取豪夺,甚至枉费了卿卿性命。当一个人感叹,如果如何,我曾经如何的时候,获利时机已过。

最后剩一个色。食色性也,色如食物,温暖与温饱而已。色,或者说情,更多的是缺陷的相互弥补,互相取暖,对我们有缺陷的人来说,在这个生存不容易的世界里,求个温暖是人之常情。不过,对于英雄,那是儿女情长,气短之季。情色之于名,是个大大地揭露,因为另一半是一面镜子,此中见人真相。真相一现,挂在墙上,难了。


高楼看见了,对某些人来说,不算难。上去看看,也容易。但“高处不胜寒”,待在那里落得个寂寞,而不是万籁俱寂处活泼泼地美妙,还得下来。倒不如,踏踏实实地走在地上,建好楼,用好材料装修,研究研究更环保的节能材料,儿孙满堂,猫狗成群,挺好。


强则易折,勉强,坚强,都挺不容易的。所以,如果进高高在上的庙,记得自问自答:吾今能持否?年轻气盛时可以,气短的时候呢?生命时间所剩无几的时候呢?

李叔同,也得进庙,以避红尘。


回看这个人的历史,轨迹导向今天,其实也指向了明天。

回看我们个人的历史,一样的。

有没有意外的惊喜?去读书本华的论文吧,老头儿坐在自己的公寓里,一个人,无疾而终。

《冬吴相对论》的老吴,总用湖北口音絮叨一句话: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

业?此中有机会?

来源:88706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