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阅读176:《道德经》81 ing

第八十一章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善者不辩辩者不善知者不博博者不知

圣人不积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

天之道利而不害

 

 

信言不美美言不信类似良药苦口忠言逆耳。信言,真相的直白表述,干净平静地映照。美,是个大问题,有大部头的美学概论,作者来自古今中外,美学定义各有千秋。说到定义,本身就是个大问题,如《道德经》之开篇。定义,是给某种东西一个名,这是起名的过程。使用这个名的时候,用的人会根据自己的理解来使用,产生某种程度的偏移,指定的范围外延。时间久了,便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每个人都可以郑重其事地写下很多论述文字,显本领赚稿费(叔本华强烈建议取消稿费制度)。读《道德经》,一旦纠缠在“美”的定义了,就相当于不停地研究地图,忘了脚下的道,走路是目的。就像很多时候的争吵,最后聚焦到“你怎么这么说”的言辞挑剔里,忘了因何起争。同样道理,读,阅读,倾听,是要听见说话人后面的道理,因此结合上下文,了解他用的这个词是什么定义,其他人的定义是用来表述其他人的思想的,如果有的话。这是所谓的力透纸背,言下之意。

美,老子多处言及:美其服;美言可以市尊美行可以加人而美之者是乐杀人美之与恶,相去若何?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也。这些美,都是人的感觉,愉悦的快乐的感觉,这是老子对“美”这个字的定义。我们切身体会知道:美不美的问题,因人而异,看各式服装可知,看夫妻装修房子时的吵架可知。还因人因时而异,情人也眼里出西施,心情不好天公也不作美——凄风冷雨中,多少繁华如梦;心情好时老天有眼——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既然这么样的不确定,佛家给这类现象高度地概括了一个名字:幻相。综而言之:“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即是虚妄,也就无所谓美与丑。降至人世间的标准,丑的,人会本能地排斥和警觉,不容易上当受骗,比如老电影里的“坏人形象”骗不了观众。而美的,油然而生的好感,会给眼睛蒙上面纱,如雾里看花灯下看美人,越看越迷人,越看越深入陷阱。当今商品的过度包装,车展的美女营销,都是在运用“美”字诀,让你心砰砰地乱跳,大量地耗氧,之后在“脑缺氧”状态下掏出钱包。因此老子特别提醒“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就是真话往往不好听,“你能不能不说实话?”老子更直接的建议是“不信美言”,后来人说的更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信言不美。时下世界英国退欧是一件热闹事,微博里转发英国国会开会的视频,吵吵闹闹,议长大喊“order”,一如以前看见的韩国“棒子”们开会,评论里各种嘲讽,看上去不如领导讲话后长达几分钟的掌声那么整齐而美。问题在为什么有会有议?直言无忌,心无芥蒂,各种观点视角充分暴露,碰撞出一个真相,然后大家按约定行事。沉默不言,各怀心事,在欢乐友好的气氛中结束会议之后各行其是?那样的会议只是个程序。很多会议不被喜欢的原因是来参会的人只被当作木头棋子。对应的策略是应允而不行,或曰阳奉阴违。如此一来,团儿不结。其实相互吼叫习惯了,反倒哈哈大笑,倒是一直有“礼”,突然发作,会伤人伤心。这就是老子说的,礼近贼。

美言也可以市。有求于人的时候拎着礼物登门,或者端起酒杯我敬您,礼毕酒吧,腼腆地说:还请您给美言几句。是为美言。美言不信,信的是“交换”。

直言不讳,但说无妨。只是在极少情况下被大度地鼓励的。想想直言之后的痛快,英国人按约定行事。念及直言后的烦恼,很多人选择沉默,然后各自行事。沉默的群体,无凝聚力。

 

善者不辩辩者不善善者,圣人,君子,都是有道者、为道者、保此道者,就是悟道后又能一直走在道上的人,行为克己复礼,久而久之则“从心所欲不逾矩”——因为那时的心已经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道心。宋程颐说:“人心,私欲,故危殆;道心,天理,故精微。灭私欲则天理明矣”(《二程遗书》卷二十四)。朱熹说“道心”、“人心”不是两个“心”,“只是一个心,知觉从耳目之欲上去,便是人心;知觉从义理(即仁义礼智)上去,便是道心”(《朱子语类》卷七十八)。很多人把任性当作率性,这性有不同。任性,是任由心的欲望驱使而为,起因的是贪嗔痴,比如想吃啥就必须吃啥,比如乱发脾气。率性而为,在少年人有一份天真里面,在老年人有一份去伪存真之意,即无欲无求之后的坦然而真实。任性给周围人带来的麻烦,一己之私,率性令众人哈哈大笑。任性的是习性,率性的是真性情的流露,道心隐约。

善者因何不辩两国交兵,各为其主。论辩之际,脑子运转多为一个自己赢,对错各有道理。再者,打仗不择手段,言辞必落苛刻,前者伤人后者伤心。“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辩论也非君子所好。若为劝说,佛家发现:非请不言。不诚意开门,顽固不化,油盐不进,徒费口舌。更难堪的是,多次地油浸(如铁锅)盐渍(如酸菜)之后,抵抗力更强,顽劣更甚,适得其反,“好心”办了坏事儿。其实不是“好心”,批评的点火钥匙是“嗔心”,辩论又常常是嗔心的滋生的土壤。辩论,无用,又诱发嗔心,所以辩者必然落入不善境地——修养多年的功夫,培养多年的友情,毁于一辩。

知者不博博者不知知同智。最直接的例子,正好在听叶曼老师讲《六祖坛经》中提一个故事,释迦牟尼的堂弟阿难,多闻第一,但开悟在后,因为他想要多知道一些名词,好博。从一个人的时间和精力上也讲得通,智者,慧剑断烦恼,无烦无恼无忧愁,那是个高深的境界,所以需要全力以赴地去攀登,哪里会有时间去追逐花和蝴蝶,须勇猛精进才能。孔子有言,博学之。博学是个起点,但遍览群书不是归处。博学,好比多听,听久了则不见字词句,听得见言者要表达的意思,外语听力训练久的人会有此体会,就是不熟悉的陌生人你只看得见他的衣着和面貌,熟悉的人在你那里是一种思想状态。

博学是“听力”的训练过程,然后要经过“审问、慎思、明辨”之后,笃定而行,才是修行。王阳明说:“专涵养者,日见其不足;专识见者,日见其有余。”智者功夫,在减法,如铁杵磨针。智者路径,在越来越少的外物束缚,越来越少的内在见识/偏见,无所驻留无所依托之后,生出妙心,是为智慧。王阳明的说法是:“日不足者,日有余矣。日有余者,日不足矣。”老子说:智者不在博学上下功夫,博学者比如佛学家、哲学家的学家,成智慧的机会不大。智慧,是心上功夫,外衣为你御寒,食物帮你活着,他人言说如旅游指南,能不能到那里在自己。想不想去?想去,读经典,经过时间考验的典籍。怎么去?先去包袱,轻装前进。再注内视,关心专心,不执己见,如水随形,智者乐水进入智慧境界。再进一步,应对之心随圆就方,一己之心寂然不动,如了无踪迹,成就。

丰子恺在《我与弘一法师》的演讲中说:“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智慧是灵魂的事情,在心上作文章。思想者还是在名词上用功,喜做读书郎。

大致对应,美言不信,多用于物质生活,过度的包装于物于人,都别信。大包装的月饼,喜欢浓妆的女子,离远点儿,假的成分多。

辩者不善,多在精神生活中,一是无可辩,知道了就是“一以贯之”;二是每个人都得活下去,所以得找到她或他的行为理由,把人信心都打没了,叫人怎么活?

博者不智,多指灵魂。不识字的惠能法师是个很好的例证。知识如物,多了房间拥挤,各路名嘴舌绽莲花,令人目不暇给眼花缭乱,哪有时间得定?思想逐着奇思妙想,一如蝶恋花。

懂得了做减法,断舍离的不仅仅是物,还有知识的时候,是进入灵魂阶段了。删除了一切的物和见识,佛家总称六尘,则六根清净,亦无所住留处,那时,灵魂现形,妙心成。

曾经有朋友带他的同事来和我聊聊,那位同事聊了两个小时新婚新儿的幸福生活后问我:我怎么改变自己呢?我们都乐了。

像我这样,在逻辑和思辨中溜达,以层层解刨虚拟的所思所想,古人的意,今人的念,为乐趣的,也只是在精神的生活里,踱着四方步说教或者世界各地的历史文化中散步而已。于灵魂生活,看见了路,一把火烧了所谓的思想,打坐即可上路。

乐不思归正道?不乐时,起身。

圣人不积。前面我有时把圣人说成是高人,有乡愿的成分在。圣人,了凡超凡入圣,即是佛家说的觉悟之人,人还是人,饿了吃饭困了眠,不过已然“心无挂碍,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积,形声,从禾,责声。从“禾”,表示与农作物有关。本义:堆积谷物。《说文》:积,聚也。在时间轴上的聚集动作。主语是圣人,圣人与凡人之差别在心上,心有智慧,则心如明镜。积累的对象在实为物。实物,用在衣食住行方面,锦衣时时得注意,碍行。玉食导致挑剔,营养不均衡,甚至挨饿。大宅子,蒙尘积垢,要不然就得日日勤打扫。豪车,为贼觊觎,被人妒忌。如此辛劳,得一什么?美名?成功人士?这是积的第二个对象,虚名。聚光灯下的局促,被人注目下的不自在,这名的负担也要消耗不少体力。积名又为了什么?利,然后购买更多的物。用旁观者眼睛看看,像不像转圈拉磨的驴子?

不这样忙碌,还能怎么办?生命的空间大得很,摘下忙碌的有色眼镜想一想。

积,另一个虚的对象为知识,穷经皓首,舟车劳顿行万里路,努力记忆背诵只为侃侃而谈?还是换了钱再进入积物循环?知识的本质是各人的看法,一如盲人摸象的众人,拿来为我所用,做分析参考可以,背负没有意义。老子的圣人不积,大致是这个意思了,或更重于物。

至于知识部分,有对物世界的知识,有对人世界的知识,还有针对知识的知识。学问家是要积的,钱钟书的小卡片,各种钩沉稽核,某天我还对《管锥集》动了心,因为古文把玩得兴起。这和收集古玩是一样的心理。

写到这里居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还有更大的事要做——养吾浩然之气。怎么做?孟子说:积夜气,“神清存夜气”,气韵生动,有能量清理积垢,重现光明。

不积什么,因此可以积什么,因空起用。常言谓之舍与得,能量守恒,所以大胆放下,别怕失去。

不积,相当于“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比“本来无一物”还差了一些境界。金庸等很多智者最后走到佛家那里,因为儒家不说根本,道家大概其,只有佛家细细密密各个角度各种分析不离生命的根本命题,所以适合思辨的脑袋,思辨而信之。

既以为人,己愈有。既 ,会意。甲骨文字形,左边是食器的形状,右边象一人吃罢而掉转身体将要离开的样子。本义:吃罢,吃过。这里的既,不是动词“吃罢”的意思,当作连词用,表示两种情况并存,既且。以为,不是“我以为你还没到呢”的以为。为人,就是为人民服务为人。以是凭借,凭借什么呢?别人缺少什么就给什么,这是前提。比如有人缺钱,你给钱,财布施。别人缺方法,你给方法。另一个前提是你有的话。有,才能“既与人”,否则空口说白话,那是唬人骗人。结果是越给越多。为啥呢?财聚人散,财散人聚财更聚,看看华为、阿里巴巴马持股比例,可证。至于方法知识传递给别人,教过课的人知道备课一小时要看多少的资料,而且讲的过程中,全神贯注地思考和总结,如同聚光灯下抽丝拨缕,会不同地有新的发现,其中乐趣只有知道,自得其乐。

说得挺有道理,问题是我怎么才能有啊?

为人,则己愈有。钱怎么赚到的?踏踏实实地提供好的产品,踏踏实实地为客户服务,而不是做那种创业爱好者,用别人的钱实验一下下。一心一意地为人解决问题,用尽可能高效地产品或方法,钱会追着你的。这就是那句老话的意思:只问耕耘不问收获。

哈哈,我这样不成了傻子吗?整天被人当作免费劳动力?被老板压榨吗?

天之道,利而不害。这是最后一句话了,不懂的人,再说五千字也是白费口舌。天有道吗?有。回答不知道的,回头再看前八十章,各种例证。天道如何运行?利而不害。水利万物而不争,生万物而不侍。道,利益众生万物,水往低处流,终会平。

苦口婆心讲了这么多,八十一章,有些话说得直接,一些话说得委婉,目的就是让你信。信,是解悟,看见了越多的细节,细密而逻辑,才是真的懂了。

此信,便是真知,随之而行。但是?记住的单词,都有遗忘的时候,知行合一,需要一个长期的训练过程。

如何训练?戒,以戒为师,动心忍性。

什么方法?八万四千法门。

最后一章,写了这么多?西出阳关无故人,秉烛夜话至天明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