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阅读173:《道德经》76-77

第七十六章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

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句子近现代文。

意思从两个方面理解:小孩子身体柔软所以摔跤无所谓,磕磕碰碰中长大;年老者骨脆,小心摔倒。从心理方面,小孩子可塑性强,无积习,孺子可教;老年人多冥顽不化,固执己见,其实只是因为心理上的安全感--躲在熟悉的地方。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人与草木只在心理上有差别,物理上一样。

由这些自然现象总结出来的道理是:坚硬强大,离死不远,柔软脆弱则生命迹象显著。于身体健康的太极瑜伽都在柔软上下功夫,于心理健康的谆谆教导都落在“放下”、“别绷太紧”的词句上。我有过一个总结叫做“心慢手快”。再上境界,就是“风在吼马在叫”我心寂然不动,幡动?与我何干。

在用兵上强则被灭,与上文意合。木条也一样的。

自然规律如此,那行动策略上就应该以用强为下策,以柔和为上策。想要笼络住一只猫,也得用此方法。股票交易里的保留现金策略即是柔,加杠杆就是用强,谁活得长?

回到个人修行,勇猛精进是必须的,但诚实面对自己的烦恼,松口气歇一歇的时候,会有豁然开朗。就像开车一样,一直踩油门的加速效果,不如松了再踩,踩了再松。柔软放松,会在很多时机起到助推作用。此所谓刚柔相济,水火既济?

对于年轻人,不经过压力测试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对老年人,还是别冒险了,容易压趴下。

在身体锻炼也是如此,年轻时的训练是一个充沛体能的过程--扩大储量,年老时的大运动量缺类似洪水决堤--气势凶猛但水位速降。(0611)

 

返回目录

第七十七章

天之道其犹张弓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馀者损之不足者补之

天之道损有而补不足

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馀

能有馀以奉天下唯有道者是以圣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不欲见贤

 

关键词是张弓。张 ,<动>,形声。从弓,长声。本义:把弦安在弓上。《说文》:张,施弓弦也。在冷兵器时代,弓箭是最可怕的致命武器。弓箭出现的时间,也许可以上溯到遥远的后羿射九曜神话时代。远在3万年以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在中国境内的人类就开始使用弓箭了张弓为搭箭,《诗经》中有“骍骍角弓”的记载。春秋战国之际的《考工记》中专有“弓人为弓”一篇,对制弓技术作了详细的总结。

张弓搭箭为射击。目标有高处和地处,比如攻城的双方。以高处为目标的,仰射。以低处为目标的,平举。射击目标有远有近,因此张弓的力度要做调整:过大了即张弓过满,要减;力度不足,要加。总之要锁定目标,有的放矢。

天之道如此,损有余而补不足,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要不然土地的营养都这棵树吸收走了,独木不成林,自然不喜。大自然,用道的原则维持着自然的平衡,视万物为“刍狗”,因此从人类的利益的角度来会说“遭到自然的惩罚”——如果不能好好子保护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话。

馀,yú,字从食从余。“余”本意为“剩下的”。“食”和“余”联合起来表示“用餐后剩下的食物”。本义:吃剩的食物。“馀”同“余”(简体),用“余”意义可能混淆时,用“馀”以区分,多见古文。

人间的道理却不是这样的,常常是穷的更穷,富的更富。因为思维方式等能力和拥有的资源不同,掠夺能力即竞争优势不同。其后在公元前后的《圣经》中出现了“马太效应”,十九世纪即1897年意大利经济学者帕累托发现了“二八定律”。何以人道不能同于天道?因为大部分人不知“道”,有且仅有“圣人”能有馀以奉天下为而不恃功成而不处,为何?不合道理嘛。那些因为创造价值极大地提升了人类生活水平的企业家,转身为为人类寻求福利的慈善家,就是老子眼中的圣人,如比尔•盖茨。

其不欲见贤道者,基本是隐者——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第十四章)。为而恃(骄傲的样子),功成而处,是他们的不欲,即不想要的。不欲,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不欲。想想成就事业的辛劳,谋划构建路径,还要和合众人之力以达成,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在众人面前摆Pose秀大逗了。更何况台面上的过度张扬,会诱发很多人心中的羡慕嫉妒恨,不利于小至团队大至社会心态的平和。于社会于自己都无益的事情,不如闪了去,自个儿自在,乐得清闲,韬光养晦。见贤,就按照“见贤思齐”的意思来理解,圣人贤达,所思所想,不谋而合——功成身退,裨益天下,道法自然,否则“枪打出头鸟”。(0613)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