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阅读166:《道德经》61-62

第六十一章

大邦者下流

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

故大邦以下小邦则取小邦小邦以下大邦则取大邦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邦不过欲兼畜人小邦不过欲入事人夫两者各得其所欲大者宜为下

 

饱睡醒来,空气清新,作短文《一杯绿茶》。

阅读,理解,隔几日后在发布到博客上的时候再审阅修改一遍。现在再回去开始看,不少文字犯了一个“强”字,用力过猛,就像没道理的人要大声说话一样,真的是因为“道理”不足——不能真正理解,就像不懂装懂的“为赋新词强说愁”。懂了其中关键,自然会自信满满,缓缓道来。

路漫漫其修远兮,因此上下(上即形而上者道,下即形而下者器/物,上即读万卷书,用脑;下即行万里路,用脚)求索,解读即行路,行路也是阅读。昔日“年少轻狂”就是那时的光景,如立此存照。如此,其后再修改时,当注意“原址”保留,莫强拆以图重建或制造出一片聪明或智慧的景象来,好比PS照片。

“强”,在路上,是个必须的过程。就像努力,就像九十九分的汗水。突破,须强攻。“不疯魔不成活”。前进,有时得要强行上路。第三章“弱其志强其骨”,第三十三章“强行者有志”,在修行的路上,可以强或者说必须强,即严于律己,勇猛精进。在放纵欲望地占有上,巧取豪夺上,第四十二章“强梁者不得其死”。第三十章“善,有果而已,不以取强。”(0414)

这算是辩证法?道之本来,是形而上学。道之用,是器,是技,是辩证法。(0505)

 

继续解读。这一段是道之用,可称之为术。

下流,本意是河水的下游,如今的意思是人的能量从下面流泄,这词义的转变有些意思。大邦者下流,可以理解为管理大邦的人从下如流,从谏如流。很多年前追帐,一位赖皮企业者说“假冒伪劣坑蒙拐骗”是发财之道,这倒真是现在的下流之意了。

牝,鸟兽的雌性,泛指阴性的事物,对应的,牡为雄性,为阳。《大戴礼记》:“丘陵为牡,溪谷为牝。”汉有《大戴礼记》和《小戴礼记》,大戴指戴德,小戴指其侄子戴圣,西汉礼学家,后世尊陈二人为儒宗(周游网络约一小时,记下这一句)。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理解为“海纳百川因其低”,可以了。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最是那低头的温柔,好像是一句歌词?安静温柔的女人“服侍”着强壮的男人,令男人乖乖地言听计从。这是世间高级动物群中存在的景象。

故大邦以下小邦则取小邦小邦以下大邦则取大邦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国“下”是为了取,小国“下”而取。下,礼贤下士的下,放低姿态的下。大国之策略应在低调而务实,小国之策略应在务实而低调,都不能作树大招风状。一个事实是,大国不过是为了养更多的人而合并小国,小国也不过是为了“事人”即服务人而取大国,不过是各得其所罢了(笑哭)。正应了那一句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像河水改道,自然规律。人在其中,左右忙碌。

总结一句,欲大者宜为下。树木之大其根必深。又说“情之一字维系世界”,有比喻情深似海,故海纳百川,有容乃大。(0414)

 

返回目录

 

第六十二章

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保美言可以市尊美行可以加人人之不善何弃之有

故立天子置三公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

古之所以贵此道者何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邪故为天下贵

 

难懂,多读。各种断句。再找憨山大师问问。

总之,讲的是“道”的巨大功效。重复地讲,多次地讲,劝人坐进此道。有用?作文以传道,希望有用或应该有用,对不同的人。

奥,奥妙洗衣粉,奥运会,直到听一位建筑师讲课“堂奥”的时候,才对这个字有了些注意或者说不同的感觉。“奥,宛也。室之西南隅。”东汉·许慎《说文》。位置西南,名之为奥,为何?早上看得见,晚上看不见?另八卦方位中西南为坤位,西南向也称为坤隅。坤,为地,为万物之母,是不是与这个也有关联?那么句子的意思就可以理解为,道是万物之母,则于善人视为至宝,于不善之人也得妥善护佑,使之有生机,一如母之于子。

美言可以市,可以市的意思就是有了价值,可以买卖?尊美行可以加人,加人,者用法让人想起了微信群或者QQ群,还能不能加人了。憨山大师的解释是“一行之尊,可以加于人之上。”尊重美的行为,可以增加人气?然后转折,既然如此,人之不善或不善之人何必要抛弃他呢?这句话的意思与第2章“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有关联?否则,句子意思很难理解。美言有价,美行得尊,知美为美知善为善已是私念勃发(第2章初始是这么理解的吗),则何必抛弃不善?就像追名逐利之人,没有资格嘲笑那些困顿之人一样,因为都是被困被束缚者。憨山大师的这一段的逻辑不是这样的,他从“人性皆同,尧舜与人同耳”顺下来。

接下来,再言世人眼中的“美善”。诸如被立为天子或处于三公高位,这是名,或者驷马之战车以护送来厚重且大的碧玉,拱璧的意思是双手捧着的碧玉,这是利,坐拥名利,都不如坐进此道。古人为何如此这般地看重此“道”,重于世间盛名巨利?不曰求以得罪以免邪这段的断句是个关键。憨山: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邪其解法似乎有理但不那么切近,一如上一段之解释“何弃之有”。文字之有价值,不再说一些大道理,而在于“刻画”在“深刻”,然后入门,师傅引进门的门。邪,不是邪门的邪,罪已经大过邪了,这里作“耶”讲,憨山版本直接用“耶”。然后剩下九个字了,事实三字解法?不曰求以得有,罪以免不说求道不挂在嘴上只在行动上,以一个“静”字功夫得道拥有道,罪以免,类似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凡四训得延年,如此岂不是天下之最贵?(勉强解好,还是解不了留在这里挂着好?标注。)(0505BOSTON)

返回目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