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88706.blog.163.com迁移来,无奈网易博客的凋零。

阅读159:《道德经》57-58

第五十七章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

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人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

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

正,是“止”,然后上面加一横而不倒,即止于至善之意。比如骑自行车,停止而不倒,就是杂技。“正”字,在当今社会令人颇多感概。你得逗趣,才好玩。一本正经,几近迂腐。好好的干净的脸,觉得不好看,非要化妆成一只,不,两只熊猫眼,再沾上一排刺愣愣的假睫毛。这个在心理学上是有解释的,若是正常平常事儿,容易被人熟视无睹,甚至被自己无视。若是搞怪夸张,吸引来的众人的目光,就成为补充自信能量的无线电,不管是什么样的眼睛。眼睛容易被怪异吸引这是个本能,非礼勿视,得要克己复礼的君子才能做到。反过来,想要吸引眼睛,简单的法门就是各种搞怪,比如新晋网红Papi酱。

你会说:你这人真没劲,多好玩啊。

老子不同意的。正与奇,两手都要有,更要知道用在何时何处。治国,或组织领导大方针,一定得正,一旦上梁不正下梁必然歪,不倒才怪。用兵打仗,是去战胜或者说掠夺,摧毁对方建筑,出奇兵,方有奇效。在万圣节,你非要素颜模样,那就是真的迂腐了。怕就怕,不知美丑,不分善恶,所谓毁了三观。孔子说:“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即与之化矣;与不善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子必慎其所处者焉。”“慎其所处”就是要心如明镜,明辨是非。所以,视当下火爆的Papi酱,最多当作女版郭德纲,买票去看,可以的。若无“正”,虚火的可能性大。正如知乎上的一句话,大意是,外表是关注的理由,内在是取消关注的理由。

以无事取天下第48章,“取天下常以无事”。用兵以奇,治国以正,正,即无事,不生非,各安其命,各得其所。其实很多很多的事情,都是因为无事而无聊,无聊而没事儿找事儿生出来的。填补无聊的空虚,是这人世间诸多“生意”的存在理由。

老子是怎么知道的这些道理,怎么就是正确无误的呢?用反证法。看看各种邪门歪道的后果,很严重。比如: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人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天下各种忌讳即限制,怕出乱子的行动,结果呢穷山恶水愈发出刁民;盛世讲收藏,天天鉴宝识宝,利令智昏,各种玉器字画官员层出不穷;各种规章越来越多,结果能城管满大街追小商贩,还有历史上的打击“投机倒把”。有些事情,是从根本上做错了的。根本在正,即全心全意地为人民服务,还是处处徇私,行为完全不同。时间久了,会写在脸上的。

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古之高人早就总结出了很多无事之“招数”:无为无欲,别野心勃勃地非要出什么政绩工程,容易诱发群体欲望。也别太多的条条框框,与其说是规范防御,倒不如说是权力谋私的或偷懒工具,比如现在正在清理的很多行政审批事项。还有各种下乡检查,推杯换盏大有衣锦还乡之爽,实则扰民罢了。治国之人,境界高远,其中众人都会有自由发挥的空间,即正又朴,自然与道合。

正、朴,于一个组织,也是治理纲要。韩愈说:“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随、嬉,就是正、朴的反面。

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刿,直而不肆,光而不耀。

把下一章的这一句移上来了。

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闷,就是无味乏味,不刺激不令人激动,即“不折腾”,好像无所作为,但民风因此淳朴,没有人提心吊胆地不知道明天出个什么政策。害怕“无所作为”,其实是相当的自私:看看那些着急慌忙等不上水泥自然风干的业绩工程,几乎就是歇斯底里的欲望表象。

缺,quē,形声,从缶(fǒu),夬(guài)声。缶,瓦器。“夬”也有表意作用。水缺为“决”,玉缺为“玦”,器缺为“缺”,都有破损之意。本义:器具破损。引申为缺漏而不完整。反过来,你“明察秋毫”各种担心挂念,丝毫不容错失,被管理者反倒不知所措,遇见问题只好等待。生活中,父母精明强悍的,孩子一般会又傻而又懒——不动脑筋,反正父母厉害;不动手,反正最终有人管。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件事情,我让一位经理每周汇报一次工作,想想事情。他的回答是:我不知道说什么,你什么事儿都想到了。很多年后,才知道,“看破不说破”是个了不起的智慧。团队,是要有很多耐心等待的。否则,只能独行。

看破不说破,还有个原因是如同盲人摸象,你未必看见“全象”,你没有站在他的位置上,你怎么知道到他脚下的情况?所以,有问,再说话。说话也记得,把决策权交给那些真正行动的或者负责行动的人,由他们选择听或者不听。你觉得他们做得不对,要不自己去做,要不“闭嘴”。

方而不割即随圆就方,舍己从人。而不是棱角分明,令人难以融洽接受。

廉而不刿刿guì,形声。从刀,岁声。本义:刺伤,划伤。水至清则无鱼,一个意思,过分得彰显自己的廉洁,很让周围人脸上挂不住。

直而不肆。直,即耿直,过于直,则肆了,智者不言过。

光而不耀。韬光养晦,对自己好。太过在聚光灯下闪耀,诱发他人的羡慕嫉妒恨。(0403)

返回目录

 

第五十八章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也

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

 

晨起,思绪乱。实际是心乱不安,故而智力不知专注何处。就像主人眯瞪,随从不知所措一样。这两天看懂了《论意欲在自我意识中的主导作用》。

因何乱?无异常。只是像拴马的绳子解开了,马也吃饱了,漫无目的的游荡着。所以,找马回来,把绳子系到拴马桩上——继续读《道德经》。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祸与福,只从从事件的角度来看,二者相伴相依,物极必反。比如范进中举,高兴得昏了头。比如大难兴邦,惊醒梦中人。第二层的意思,在更广阔的时空上来看,祸是福,福也是祸。我们对祸福的评价是从人自己的利害出发,或者从人类的趋利避害角度出发,这是道德法则。在自然法则里面,人类也只是自然界的一分子——进化得高级的一分子,人不是自然界的主人。科幻小说《三体》的第三部,便是在这样的坐标轴上书写的。再回到人中间,年轻时的诸多磨难,恰恰是后来生活幸福的基础,所以成名发财要晚。反过来,那些还没准备好“车子”,就从股市或期货市场赚得大钱的年轻人,往往难逃“不堪重负”的折磨。这就是清华门口的大石头上的几个字的寓意:厚德载物,意思是车子要足够地牢固了,再负载名利等阿堵物。

孰知其极其无正也在极端处,是正还是奇?即祸福转折的关键那一点,是阴还是阳?比如在股市的极端低点和高点。无正,便是跳出来,对祸福的俯瞰。这一句,难。翻看了憨山大师的解法,迥然不同。我先这么理解着。

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

复,形声。小篆字形,下面的意符“攵”,是甲骨文“止”字的变形,表示与脚或行走有关。上面是声符“畐”(fú)的省形,有“腹满”义,在字中亦兼有表义作用。后来繁化,加义符“彳”(chì),表示行走,现在又简化为“复”。本义:返回,回来。

复,是个关键词。

正复为奇,约等于“守正出奇”,也就是以正为本,以奇为策略,如此才能有奇效。比如创新,是在“不作恶”的基本原则下进行,还是不惜“毁三观”嵌入广告,强扯开他人的笑脸,恶的是心。这也就是“善复为妖”的一层意思。还可以理解,丑人多作怪。人群之中,喜欢搞怪逗乐别人的那些人,众人好玩,其人可怜——沦为玩具。可是很多人却认为这样的人大受欢迎,多好啊。人之迷其日固久做个受人欢迎的人,不好吗?不好。受人欢迎不是做人的目的——你不是为别人活着的,孔子称这类人为“乡愿”之人。关键的一点是这事儿行不通。因为人,太多了,人人喜好不同,而且随时间空间发生着变化,你怎么能做得到?你只要仔细想想就明白,哪怕是让一个人喜欢一辈子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何况让众人喜欢。既然如此,不如做自己,做个自己满意自己的人,而不是受人喜欢的人。叔本华论述过受人尊重的人和让人喜欢的人的差别,二者不可能同时存在于一个人身上。所以,省省吧,醒醒吧。(0406)

昨天看见一句话说,用业余时间做一件简单的事情,坚持下去。嗯,这就抓住了时间的本质,连续地持续地动作和行为,才能将时间的长轴竖立起来成为登高的阶梯——登高,以见全象。

评论

© 88706的博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