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阅读156:《道德经》53-54

第五十三章

使我介然有知行于大道唯施是畏

大道甚夷而人好径朝甚除田甚芜仓甚虚服文采带利剑厌饮食财货有馀是为盗夸非道也哉 

 

介:象形。甲骨文字形,象人身上穿着铠甲形。中间是人,两边的四点象联在一起的铠甲片。本义:铠甲。一种用来防身的武器。成语“煞有介事”。介绍,其实说的就是“铠甲”,按道理说,人已经就在面前了,所见即是:衣着就是外相,言语就是内相。名片上的一大堆头衔也是“马甲”。

想起了“架子”这个词来说人,有架子的人没内涵——不架住就倒。

使我介然有知行于大道唯施是畏

假使我还有些许知识,介然,就是装模作样地看上去,老子的自谦。上文第42章说“吾将以为教父”,霸气,为何?这也是教育者的累。苦口婆心,有时候得像大夫一样,下药,甚至下猛药,令其苦口难耐,以至于不再涉足险地——比如胡吃海塞。有时候又得像婆婆一样,耐心抚摸护翼,令其得机成长。道的教育,不同于知识的传递,几乎是一件不可为不能为的事情。李叔同,对四十岁以上的弟子不用言语教育。我曾经不以别人的评价“好为人师”为贬义词,甚至私下认为那是一种责任(概因回首来路,道阻且长,急流险地,堪堪避过,念及后来者,试图提醒)。后来无数的事实证明了这是“幼稚”的,“每个人都是对的”,这才是人间真相。所以,不论是用什么样的方法教育,前提是“开口”,非请不言。

继续。

如果说我还有些许的知识,想要行大道于天下,善行天下的话,唯独在施予方面是个值得敬畏的问题。给谁?这么样的大道理。大师,择徒而教。庸人呢,你拜,我就收。为啥呢?大师为“道”着想,一般人学不会的,宝剑赠英雄。庸人呢?啸聚江湖,热闹而已。

大道甚夷而人好径

大道很平坦,但也很无聊乏味。而人喜好的偏僻小路,因为那里路不平,各种外在的“扰动”能够填补内心的空虚,刺激无聊的灵魂。最近,有人得空自省,发现其好热闹,而无聊于平淡。其实,懂得了思考的人类,大都如此。平凡是真,道若大路,可总是在回头看的时候才明白。过程中呢?热闹复杂,不断地可以交易才好啊,为啥?无聊之苦,几近令人疯狂(叔本华的发现)。

以下是人心好径的各种表现:朝廷之人喜新厌旧,不断革除旧制,谓之“折腾”,而不是“治大国若烹小鲜”。老百姓呢,田地荒芜了四处去狩猎,粮仓因此虚空,内心越发慌张。相反的是“仓廪实而知礼节”,手里有余粮,心中不慌忙。富人们,衣服但求其华丽炫目,还要定制,以便凸显曼妙身材或遮掩缺陷;美味甘饴以至于口舌无味;带利剑,类比今日的配名表坐豪车。聚敛财富,渐成负担。诸如此类,都类似强盗的浮夸炫耀,与道远离日甚。

现实如此,大道何以行?何处行?谁来行?

是以畏。(0323)

 

返回目录

 

第五十四章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脱子孙以祭祀不辍

修之于身其德乃真修之于家其德乃馀修之于乡其德乃长修之于邦其德乃丰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

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吾何以知天下然哉以此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脱子孙以祭祀不辍

不拔,想到了“拔苗组长”的拔,古文还有其他意思?查:“手”与“犮”联合起来表示“用手往上拖拉”。本义:把物体往上拖拉出来。《说文》:拔,擢也。用了更不常用的字解释。看来就这个意思了,不曾变过。不拔,即得机会自然生长,此为善建设善养育者也。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得有耐心,等待。善抱者不脱手,好像攀岩,抓得住关键点。子孙祭祀不断,两个意思,一是积善之家之香火绵延不断,后代兴旺;二是在严肃恭敬的祭祀仪式中,道德风范得以传家。一个人,一个家庭,应有一些特定的时刻,一起经历庄严肃穆的仪式,会令子孙后代肃然起敬——德性在敬意中得以传承。

修之于身,其德乃真。当下物质丰富,精神产品短缺,“供给侧”改革还在推进中,于是各式各样的“修行”行于世:有人修之在表象,服饰(佛珠手环)语言;有人修之在别人,教训人;有人修了在口头,口头禅。这些都是不真,装。唯有反观自省,严于律己,才有机会德性上身,真入境界中。

修之于家其德乃馀馀本意为“剩下的”。举例说,自己有一脸盆的水,一旦冒火了,当头一盆,勉强灭得了自己的火。朝夕相处的家人呢?近距离,你是给他们泉水滋润还是摩擦生火?这个便是最明显的修养之德是否有馀的标志了。写到这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路长。

修之于乡其德乃长修之于邦其德乃丰修之于天下其德乃普乡是乡邻,其德差不多得是小水库了。修之于邦,大概得是“当春乃发生”的丰沛好雨了。修之于天下,便是泽润东方的大德之人了。

故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邦观邦以天下观天下吾何以知天下然哉以此字面意思容易理解,何以知天下?知其人可也。识一人,观其身动,莫只听其言。观一家人,孝敬父母兄弟姊妹亲近,可以交往之人。一乡一邦乃至一天下,领头之人即是人心喜好之指向,领头之人之格局即是众人之局限——空间开阔抑或狭隘,由此而定。领头之人是否善建?是否善抱?时间轴上的未来之路由此彰显(天下不仅是空间还是时间,子孙以祭祀不辍)。

一家公司的格局,只要明察领头之人即可。用不着“善意”地劝说他进步,选择就行:同行,或分道——道不同不相为谋。(0323)

 

返回目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