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阅读153:侘寂

阅读153:侘寂 - 88706 - 史军的博客

微博里认真听完姚仁喜的题为“堂奥”的建筑美学讲座,对这一个陌生的词汇起了兴趣。

读书,便是这样地信马由缰,哪里感兴趣便在哪里停下来,仔细看看。于知识信息,这是互联网无与伦比的作用,但是有没有这份端详的兴致,诸多信息的加工联想和判断,都不是互联网能起作用的。

侘寂是来自日本的一类美学思想,英文是根据日文音译的,Wabi-Sabi。侘,与美好相对的状态,不加雕饰,更接近于自然的状态,若缺的状态。寂,静至无声的状态,互不相扰,不就是万物和谐相处的状态?

日本的文化中侘寂的理念更多地体现在茶道中。从村田珠光(1423-1502,中国明朝仁宣之治时期)的“草庵茶”开日本茶道之先,到千利休(1522-1591)茶道文化集大成,茶风孤独清闲,饮茶“可以清心也”。

知乎:

“粗糙原质的材料表面和长时间使用带来的损耗和光泽,在这样的环境下能达到非常微妙的审美境界。”

 《日本的手感设计》:Wabisabi与shibu——缺、拙、涩的意境

 Wabisabi是由wabi与sabi两个字所结合而成的复合字,基本上wabi与sabi的意思极为相近,都是一种讲求黯淡、经过岁月洗炼的古雅、俭朴、收敛与贫乏的意象。像wabi是一种与茶道相关的美学意识,如同久松真一所提出七种茶道精神的器物美学:“不均衡、俭朴、枯高、幽玄、脱俗与静寂”,反映了wabi所要传达减退美学的素朴风格。 

而sabi则是具有自然观的美学意识,也就是对永恒性的质疑,因此sabi可以说是短暂性的瞬间之美,像樱花般短暂绽放又随即凋谢,就是sabi之美的价值所在,因为sabi的观点认为目前所见乃为暂时性的景况,待物件经过岁月的洗涤与浸润,所呈现的表面质地,即是sabi之美。 

维基百科:

"imperfect, impermanent, and incomplete".Characteristics of the wabi-sabi aesthetic include asymmetry, asperity (roughness or irregularity), simplicity, economy, austerity, modesty, intimacy, and appreciation of the ingenuous integrity of natural objects and processes.

Wabi originally referred to the loneliness of living in nature, remote from society; sabi meant "chill", "lean" or "withered".

Around the 14th century these meanings began to change, taking on more positive connotations.

Wabi now connotes rustic simplicity, freshness or quietness, and can be applied to both natural and human-made objects, or understated elegance. It can also refer to quirks and anomalies arising from the process of construction, which add uniqueness and elegance to the object. 

Sabi is beauty or serenity that comes with age, when the life of the object and its impermanence are evidenced in its patina and wear, or in any visible repairs.

阅读153:侘寂 - 88706 - 史军的博客

所以,现在流行“做旧”的效果,不过,那不是真的旧。对旧的东西的欣赏,或许就是源于人们心中对无常的感概,以及由此产生的对时间的敬畏。


《道德经》第45章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

看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没有感觉,翻阅憨山大师解释,好像还是进入不去。或者是因为不了解“大”的境界。仅就字面意思而言,大以及大的状态,无论是大成、大盈、大直、大巧、大辩,都不是一般人眼睛里的模样,所谓“非常道”。

这几天正对一句话深有感触,念念叨叨。一天早上打扫卫生时候忽然头脑中冒出一句话:“每个人都是对的。”曾经也发现“解释”的本质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总之都是在各找各的理,所以无须听什么解释。如今更进一步发现,每个人都是对的,所以他们那样地行为,那样地生活,即便是很多人说后悔了,但再回到那时那刻那个地方,他依然会选择走上那个岔路口。既然如此,何须辩论?这是“大辩若讷”?讷,少言。这个理解好像有些消极,是不是看到了这世间的现象后面的本质,才算是穿过了重重大山,回头才看见了整个山的“真面目”?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已然大成了,可是看上去好像还有所欠缺似的。这倒符合了“不盈”策略。说起吃饭的事情来,也有些道理,七八成饱,其实就饱了,胃里留下些空间便于蠕动。蠕动,就是用,用起来不会很累,也就是消化起来不会很费劲,不需要吃山楂丸或者喝普洱茶。弊,作形容词的用法, 坏,低劣,衰落,疲惫。或者通“敝”,破旧,破损。憨山大师的版本里直接用敝。

0313续:道是无,数学上的趋近于无穷,但不能到了无穷,人若是到了无穷,岂不是没了这个人?另外,愈是近道的人,愈发见道之即博大又微妙,愈见自身之缺陷和差异,可其实呢,这就是近道的特征。已然大成,但自己的感觉还是不足。

0314续:执着地追啊寻啊,忽然有一天放下了,就在脚下,就在眼前,是不是就大悟了?听台湾建筑师姚仁喜的讲座,了解到了日本茶道文化中的“侘寂”,即“外表粗粝,内在完美”。这是不是也是大成若缺的道理?不过,得走过精细的阶段,就像是得爬过很多山之后再看上一样,粗粝之中的细致之美,是更难以发掘和呈现的。

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冲即虚。越是富有越是谦虚的,不论在学问还是财富上,为啥呢?因为越是登高越是深入才知天高地厚。越是知道不足,越是谨慎节俭,那真的是用不完了。猴年的春节在家,问正少年的侄子:长辈们常常要求吃干净碗里的饭,说最后一点儿是“福根儿”,这是什么意思?留作不限定时间的思考题吧。一旦明白了答案,就抓住了“福根”。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大辩若讷如上文所述。大直若屈,放在太极拳上理解,大桥若拙,放在书法上理解。这两点更可以放在人的行为上理解,生活常有人自述我这个人就是直性子你别介意啊。其实这“直”,舒坦的是自己难受的是别人,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还有率性而为,被理解成任性而为,以前说过,不再重复。真正的“直”,应该是直面这个现实的世界,直面人性的“自己都对”现实,遇见恶霸,还得学学大将军韩信。被狗咬了,是个人都不会反咬狗一口。大巧若拙呢?察言观色,巧言令色鲜仁矣。何况大巧。人际交往,若是持得住一个“诚”字,笨拙一点儿,又何妨?再说,巧言令色,图个啥?

静胜躁,寒胜热。成书于春秋战国时代现存最早的中医理论著作《黄帝内经》有言:“南方生热.....在变动为忧......热伤气,寒胜热。”静,耗能少。躁,身体不安,心猿意马寒。比如居室的温度,秋天的衣服,适度的寒冷,以激发人体自身的能量提高免疫力。

清静为天下正。电视电影里的迪吧,摇头丸的烟雾缭绕,那实在是有些无聊透顶的意向,至少看上去像极了个人的世界末日,即将倒塌的世界。(0228)

返回目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