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706的博客

从88706.blog.163.com迁移来,顺应网易发展的要求?

阅读152:《道德经》45-48

第四十五章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

静胜躁,寒胜热,清静为天下正。

看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没有感觉,翻阅憨山大师解释,好像还是进入不去。或者是因为不了解“大”的境界。仅就字面意思而言,大以及大的状态,无论是大成、大盈、大直、大巧、大辩,都不是一般人眼睛里的模样,所谓“非常道”。

这几天正对一句话深有感触,念念叨叨。一天早上打扫卫生时候忽然头脑中冒出一句话:“每个人都是对的。”曾经也发现“解释”的本质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总之都是在各找各的理,所以无须听什么解释。如今更进一步发现,每个人都是对的,所以他们那样地行为,那样地生活,即便是很多人说后悔了,但再回到那时那刻那个地方,他依然会选择走上那个岔路口。既然如此,何须辩论?这是“大辩若讷”?讷,少言。这个理解好像有些消极,是不是看到了这世间的现象后面的本质,才算是穿过了重重大山,回头才看见了整个山的“真面目”?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已然大成了,可是看上去好像还有所欠缺似的。这倒符合了“不盈”策略。说起吃饭的事情来,也有些道理,七八成饱,其实就饱了,胃里留下些空间便于蠕动。蠕动,就是用,用起来不会很累,也就是消化起来不会很费劲,不需要吃山楂丸或者喝普洱茶。弊,作形容词的用法, 坏,低劣,衰落,疲惫。或者通“敝”,破旧,破损。憨山大师的版本里直接用敝。

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冲即虚。越是富有越是谦虚的,不论在学问还是财富上,为啥呢?因为越是登高越是深入才知天高地厚。越是知道不足,越是谨慎节俭,那真的是用不完了。猴年的春节在家,问正少年的侄子:长辈们常常要求吃干净碗里的饭,说最后一点儿是“福根儿”,这是什么意思?留作不限定时间的思考题吧。一旦明白了答案,就抓住了“福根”。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大辩若讷如上文所述。大直若屈,放在太极拳上理解,大桥若拙,放在书法上理解。这两点更可以放在人的行为上理解,生活常有人自述我这个人就是直性子你别介意啊。其实这“直”,舒坦的是自己难受的是别人,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还有率性而为,被理解成任性而为,以前说过,不再重复。真正的“直”,应该是直面这个现实的世界,直面人性的“自己都对”现实,遇见恶霸,还得学学大将军韩信。被狗咬了,是个人都不会反咬狗一口。大巧若拙呢?察言观色,巧言令色鲜仁矣。何况大巧。人际交往,若是持得住一个“诚”字,笨拙一点儿,又何妨?再说,巧言令色,图个啥?

静胜躁,寒胜热。成书于春秋战国时代现存最早的中医理论著作《黄帝内经》有言:“南方生热.....在变动为忧......热伤气,寒胜热。”静,耗能少。躁,身体不安,心猿意马寒。比如居室的温度,秋天的衣服,适度的寒冷,以激发人体自身的能量提高免疫力。

清静为天下正。电视电影里的迪吧,摇头丸的烟雾缭绕,那实在是有些无聊透顶的意向,至少看上去像极了个人的世界末日,即将倒塌的世界。(0228)

返回目录

第四十六章

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

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

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这句话里倒是没什么难字词,现在都在用,比如走马观花,粪土当年万户侯。走马,现在草原上的骑马场里也用这个说法。却,理解为动词“退却、驱赶”的话,可否这么理解?用粪土驱赶良马,类似牧羊。不像在战场上,披挂整齐,仔细护理,因为战马跑得快动作灵活,关乎生命。为什么呢?天下有道,各得其所,安居乐业,所以刀枪入库成废铁,马放南山干农活儿。想起庄子“道在屎尿”的典故,苏东坡与佛印的戏语,言大道,不避粪土。

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天下无道,就是打来打去了,看历史上国家的更迭莫不如此,兵不厌诈,厚黑横行。戎马,古代驾兵车的马,引申为军马战马。颠沛流离,生产于荒郊野外,真的是兵荒马乱,不得安宁。

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憨山大师解经的版本里还有一句“罪莫大于可欲”,第三章说到: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一位博士问我读《道德经》的版本是哪个,我说不知道,用“不加标点”做关键词在网上搜来的一个。我想触摸的是《道德经》的实体,此中呈现了怎么样的世界,比如《黑客帝国》?比如《盗梦空间》?至于是英文原版还是翻译作品,看信息接收器的能力,像读拉丁文的希腊哲学,或德文的,或者中文的各种翻译一样,“领会精神”放在第一位。

不知足,就是一个贪字,西汉刘向编写的国别体史书《战国策·齐策四》有语:“左右皆恶之,以为贪而不知足。”今天这时代出了问题,曾有一段时间做官不贪是傻瓜,吃货成为褒义词。“病从口入”早被忘到后脑勺,反过来,“把吃出来的病吃回去”甚嚣尘上,一个差不多是盲流的人被包装成挂号费2000元的大师。群体的眩晕症,属实无厘头。怕就是从一个“贪”字开始的,没有人主动关注阀门,后果不堪设想。历史明鉴。

咎,会意,从人,从各。从“各”,表示相违背。违背人的心愿。本义:灾祸,灾殃。一部长篇小说《遥远的救世主》其中说到这么一段话,最残忍的是让本来待在井底的人扒着井沿向外看了看,又掉回了黑暗的井底。“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其中的一位迫切地想要过那样生活的人,启动了最后的疯狂程序——不择手段,由此自毁。不见可欲,在如此发达的文字和图像信息的时代几乎成为不可能的事儿,因此这一代人的考验增加了,自毁的几率也增大了,怎么办呢?记得一些警世恒言,或许是个提醒。注意到了这是危险时代危险地带,不放大欲望是个紧箍咒。父母对孩子要紧一些,长大了的人对自己要紧张一些,不能不以贪为耻,不能高呼“自由时代我想要什么就要什么”。

故知足之足,常足矣。“吃饱了”就行,或者不饿就好。

这一章以马举例,还是苦口婆心的教诲。马无夜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人与马的关联似乎很密切。待考。动物之马因何劳累?因了王侯将相的贪婪。人因何涉险?险中求富贵而已。故知足常乐。(0229)

返回目录

第四十七章

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

后来人有语: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不过,知的差别迥异,境界高下不同,一如人之上中下根器。知天下说的是,知道天下大事的根本变化规律,虽然纷繁复杂如珠走盘,但定然有方所。不是知道各种八卦,或者搜索一下。

不窥牖见天道,牖,yǒu。会意。从片户甫。片,锯开的木片,“户”指窗。秦多用牖,窗少见。本义:窗户;古建筑中室与堂之间的窗子。后泛指窗。曾问太极拳师,打拳的时候眼睛注目何处?有些武术中讲目光如电,那太极拳呢?回答是放松自然就行。随着身形步伐有意无意之间,关注着四面八方,全身放松达到一羽不能加的状态。这境界是不是有点儿类似了?眼睛之外,人身还有很强的感知系统,不过随着知识的积累,头脑中有了框框,眼睛就要去看那些想看的信息了,其余的一概熟视无睹。古诗云: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眼睛里看得见是窗户,思绪已是千年。在时间轴上自由穿梭,唯一可见的只是天道的轨迹,浮华只是尘埃。

其出弥远,其知弥少。想象一速强光手电,光线越远越要聚焦,可见范围在四面八方的空间里比例越来越少。这和术业有专攻一样。惟有精深然后广博,方得见“大概”。惟有大概,发现万物同理,才能近道。《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快速博杂的读书法(也是陶渊明读书法)和徐庶的精读法,所达境界相距甚远。“哲学家不能同时纠缠于微小的事情和琐碎的细节,正如从高山之巅甚审视全景的人不可能同时考察、断定山谷下面生长的植物一样——这些工作应该留给呆在那里研究植物的人。”(《叔本华思想随笔》 243页 韦启昌译)

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陶行知还是知行,当年颇费思量,却不料圣人不行而知。生而知之,学而知之,困而学之,不同状况不同路径。不过一旦“知之”,则不必亲历亲见,万变不离其宗也。即如此,道自有运行的规律,何须出手干预?想起了教育,不看别人,只回想自己的来路,有且仅有自我的教育——成功的经验、失败的教训,差不多各个经历了一回才明白一些道理,书本也读了不少,与别人讲解的道理也是妙语连珠,事到临头自己身上,还不得不感叹“犯同样的错误,容易”。所以,行而知之,大部分的人该是这样的,尤其是一些“想得明白做得糊涂”的聪明人,等吧,给他时间自我教育自我觉醒。旁人磨破了嘴皮子也只是耳旁风。正说明,旁人距离悟道还远着呢。

读书这事儿也是,不经历人生,不懂得人生,看不懂书的。这是已经一百多岁的杨绛老先生说的话。所以,留心阅读人生,留心阅读书籍,一旦通透,可以明道,可以知天下。

这一章叙述高人的境界。

不入其境,自然不知其味。宗教为渡人的目的,用神话的语言和形象吸引众人注目,利诱之天堂,威胁之地狱。这是叔本华的分析。道家,御风而行,自在潇洒。于是,有人问,有没有神通,露两手我就信了。没有神通,有的话就是,“随遇而安”,四个字,“把心放到腔子里”,七个字。御风而行,是个比喻,如风一样无形的东西都可以驾驭得,随遇何物又有不安?御风而行,也许还是个事实:万物由道而生,则人与风有同理处,一旦“道”上契合,可以共舞。

话说回来,信与不信,实实在在是每个人自己的事。

返回目录

第四十八章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

为无为而无不为,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在读王阳明的《传习录》中见过类似的提法。当时认为“为学日益”和“为道日损”两句是因果关系,也即学得太多了的话,知识是增长了,可是于“道”的见地却是疏远了。与上文“其出弥远,其知弥少”的意思靠近。可是这与“格物致知”的解释岂不矛盾?很多欧洲古代的、近代的哲学家也是天文学家、物理学家,因为格物学问的深刻,得见真理。所以,第二种理解应该更恰当,即两句话是对比的并列句式,不是因果关系。学问要越来越多,丰富才是好的,修道的路径却是相反的,要做减法,越来越少,除去一切外饰(名表和定制服饰),去除名利支撑(不是印得满满的大名头的名片),直到面对“赤条条”的自己的时候,才有机会“认识你自己”,有机会得自强得自立。

再之后,还要下得山来,继续磨砺,“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一如李嘉诚所言:“建立自我,追求自我”。无是一种什么样子?尘埃不能加,加在何处?身心随遇而安,不占空间,融入环境里不见了,所谓的和光同尘。无,有,道的别名。

观察人一生的语言学习过程,可以例证为学与为道的差别。童年时的嘴巴里说个不停,人赞“孩子嘴巧”;及至成年,推崇沉默是金,若还是絮絮叨叨,人说“这位没城府”。城府,至少模样近道。

这是修道的方向和路径。

修道的结果呢,就是无为无不为,天下各得其所,拥有天下。非要生出一些忙忙碌碌的事情来治理天下?这个怕是更难。这部分内容倒是有待思考。春秋战国时候的民众,或许不如现在的人“成分”复杂,比如性格中“恶毒”占比较大的,而且科学技术的发展,放大了人类个体的力量,电影中的那些疯狂的科学家,因此国家和法律成为维护公平和秩序的重要手段。

全无阻碍的互联网接入一切的一切,不知道未来的人类准备好了没有。(0305)

题外话:一年一度的两会正在北京召开。昨天微博见委员提议提高国人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举例说中文的博士写不好文章,更别说文采斐然。今早看见北大一位中文系研究生写的流水帐文字,讲各种熟人同学如是免费地消费自己的文化能力。及至尾注,发现作者身份是青年作家,刊物编辑时,虽不至于惊出一身冷汗,也是值得警觉的事情。我写文章不为吃饭,但只要有人看,或着说有让人阅读的心,下笔就该认真。够境界的话,即便是自说自话,也要细致把玩,才能自得其乐。文字也是物,理当物尽其用。随意堆放的,多属废弃物。(0306)

返回目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