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札记135:食不厌精脍不厌细

       从厨房里飘出来糊锅的气味,菜又炒糊了。

        饭桌上想起了“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句话,被世人误读了太久了,就好像人们都懂得中庸之道的意思一样。

        很多好吃的人,自称吃货的,用自嘲的方式把贬义词转化为中性偏好的词汇,就像用化妆术或者美颜相机,或者45度角,把一张张脸发布在朋友圈里一样,吃货其实就是吃货。吃货会引用念叨这句话,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吃得要好吃得要讲究个程序,比如先拍照。既然大哲学家都这么说了,那“吃货”岂不是和被人称为美女帅哥一样的自豪了?真的是六经注我啊。

        可是,有一个问题你想过没有?古人文字精练,大部分的原因在于记录的不易,动辄汗牛充栋的竹板书籍,那孔子既然是这个意思,为什么不直接说“食精脍细”?因为他说的根本不是这个意思。

        从我们日常的言语中可以见的,肯定的表述往往不如否定的表述来得有力量,透过表扬要培养一个孩子成长,需要耐心和很多年,透过“不许这样不许那样”,却很直接简单有效。再看法律的语言,以“否定”为主,用惩罚的方式,不许越界,保证公众利益。所以,一句话中,否定表达的部分,才是要强调的部分。其次,注意言语的重复,重要的事情会一遍又一遍地讲,这个是不是我们的使用语言的事实?于是在记录如那样困难的情况下,连续使用了两次“不厌”,由此可以推断出孔子说话的重点是“不厌”。

        想象一下,人的生命过程中还有什么事情像吃饭一样令人无聊乏味的?一日三餐,填饱肚子,我真的无法相信一个人会能够每吃一顿都有过节的兴奋感觉?每次都吃精吃细?如果是这样,为什么还要在朋友圈晒?天天如此,还值得秀吗?但凡拿出来秀的都是珍惜的,珍惜的就是不多见的,比如一张自以为很美的照片。

        吃饭的问题是不是如此得繁琐繁重?你去问问多年来主要负责这一问题的家庭主妇们就知道了。柴米油盐,锅碗瓢盆,洗洗涮涮,长此以往,除了无聊,怕就是麻木了,然后进入“程序化”操作阶段,什么惊细,花钱到外面下馆子消费去吧。

        那么,如果在这个问题上,能够达到“不厌”不烦的状态,那是不是人生修炼的很高境界了?叔本华讲写作的问题的时候说,能够在普通平常的题材上见众人所未见的,才是好文章。同样的道理,能够在日常生活繁琐中,离开“厌烦”状态的,进入平静状态的,就是生命的高级境界。所谓“平平淡淡是最真”,歌唱的其实就是这种安住于平常生活的心境。苛求精细,不是在生活,是在秀逗,是寻找刺激,是假装。不厌其烦地,安安静静地做菜,设法保留菜的新鲜和原味,慢慢地煮饭,这显然是修行的功夫。

        功夫没到怎么办?没有多少人能到的,否则孔子不用讲了。不想做了,到外面吃去,或者怎么简单怎么吃,或者换人轮流做。勉强,会把菜做糊了,有毒,不如不吃。更要命的是,勉强的结果是,越来越烦,与“不厌”背道而驰,这人生就越来越多的麻烦了。

        做饭是繁琐的小事儿,可也是修炼自己的好事儿,真的遇见大事儿的时候,你才有了准备。否则,遇到大麻烦时是给了你修行和考验的大机会,可也有极大的可能你根本机会通过考验,一失足成千古恨,可不是吗?高大的悬崖边上,你试试失足?平常的小路上呢?顶多摔一跤,摔多次了,即便在风雨中,你也找得到平衡,那再次风雨中行走在丛林悬崖边上,你会安全很多,因为练就了很好的平衡感。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说的也是,简单的地方是训练自己的好地方好起点,否则给你天下,都不知道你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恐怖吗?看人类记录的历史书,王侯将相的故事,能量力量远远超过我们普通人的那些人的故事,你能明白?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句话强调的也是“不扫”这件事情,是否定的含义,贬损的含义。同理可证,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说的也是“不厌”,不是给当今的“吃货”们背书的,真的是历练人生的法门,秘诀。歪解,是无知,或许还有点儿无耻(找个理由),熟视无睹,因为你不懂。

        有这么邪乎吗?吃个饭做个菜都是修行,你说有就有,你说没有就没有。你是你的世界的主体,你的世界当然你说了算。我这是自说自话罢了。

        为什么要修行?你若快乐地安逸地无痛苦地活着,这显然是个问题。你若有痛苦无聊难熬,修行指的是恢复健康和平静的办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