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天下

行走52:理想之路与现实之行

写几句背景


2014年的10月19日,4个人和很多人一起结束了34天的秦直道全程探路徒步。 

34天,对于有组织的徒步活动来说,时间不短,难度不小。对于生命里的时间长度来说,可能一晃就过去了。长短是相对的,意义有些不同。

出发前早两天到咸阳,等待后面来的队友时,写下“理想之路”,记录下想法与心情。

出发后的第28天,进入内蒙古境内的伊金霍洛旗,最后一个休整日,写下“现实之行”,记下那时那刻的一些念头。

昨天,一件小小的事情,看见几个人心中层层的波澜,看见不同的人思维的运行空间,各式各样,如同每个人自己建造的房屋,各自自由地在中间思考和行为,却无法出门,也无法进入他人的门。看见如花岗岩一样固化的空间。可以理解的是,如同每个人都在世界里寻找安身立命之所一样,人们也一样地给自己的思维寻找一个所在空间,其间能安心有自在。

需要打破吗?

外力是破不掉的,即使言语如匕首投枪,看来也不过是发射的人快意吧了,躲在发射者的“碉堡”里。

所以,静默是唯一理性的选择。

内部需要打破吗?要看意愿是否够强大,内力是否够强劲。阅读,书籍和众人,可以察觉不同的空间,不过那是虚拟的,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觉知此事还是要躬行。徒步,是行的一种,一种比较彻底纯粹的方式,所以有行,徒步而行。


理想之路

 

两年前,秦直道全程徒步是个想法,在我们很多人头脑中闪过。

一年前,各种资料开始摆上案头,经历两千多年历史和风雨的秦直道已经难觅踪迹。

一年中,我们遇见了很多关注研究秦直道很多年的人,他们是专家学者,他们是官员和作家,他们是牧羊人和护林员,他们是历史的爱好者,他们都是秦直道的粉丝。他们将对秦直道的疑问和考证、探讨和争论完整地保存下来,或者在文字里,或者在口口相传中。

他们联手保护着秦直道,有侠客般地奔走呼吁,有壮怀激烈地舍身护卫,他们的心中秦直道就在那里,他们的脑海中秦直道清晰可见。

现在,2014年9月16日,我们来了,这就迈步走上秦直道,由南向北,40多天800多公里。

我们试着用脚步去寻觅2200年前古道的同时,思绪会“飘洋过海”般地穿过长长的时间通道。我们可能看得见风起云涌的历史画面,可能感觉得到潮起的骄傲和潮落的寂寞。那里有壁立千仞的高峰,也有深不可测的低谷,有森林密布的迷惑,有气吞山河的壮阔。在回放的电影里,置身事外的我们会是平静的。正在进行的故事里呢?我们可能正纠结着,大到雾霾与高楼的选择,小到领导是怎么想的?他或她为什么不回复我微信?琐事就能“愁断肠”?不如“风物长宜放眼量”。几千的历史,又是如何写就的呢?存在过的那些个人,每人一个不同的念头,这些念头你缠我饶纵横交错,便塑造出秦皇与汉武或貂蝉与甄嬛,如同风雨雕刻山石,河流勾画高原。

有人说“读史可以明智”。明,意思是看得见。我们一路走来,遇见了很多人,其实已经走过了很多的路,只要“注意”,你会发现:有些人面前很多条路,笔直通达;有些人面前歧路繁复,越想越难选择;有些人好像身处地下坑中,四面都是墙壁,满眼障碍。对于我们这些喜欢徒步的人来说,走可以通行的路,是个明智的选择。

还有人说,开心的事在路上在过程中,不在终点。我们深刻地知道路上的快乐,有一点要补充的是,“距离”也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在有限的生命时间里,从起点开始,走出更远的距离,“向上创造”(梁漱溟语)出更高的高度,同样的时间,质量不同,密度不同,人,因此不同。

走那么多路,太苦太累太疯狂?“生命的意义在于有趣”(梁漱溟语)有味道,走过了,你会懂。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天气预报出发时我们会“在雨中”,有些浪漫?还是有些狼狈?看你怎么想。理性的思考(理想),40多天的时间里,总会有雨有风,经过了,后面的晴天会多,这是个概率问题。

这就出发吧,路在脚下。距离,是要走起来,才会出现在身后!

 

2014年9月15日于咸阳

 

现实之行

 

一次听起来“太疯狂”的徒步,用大约四十天的时间徒步八百公里,在路况不明住宿情况不明的前提下出发了。道路是历史悠久且地位卓著的,但是荒废千年少有人晓得。

现在,已经走过了28天,行程呈现加速度推进状态,提前完成计划是个大概率事件了。今天是最后一个休整日,似乎可以做个回顾了。

 

出发前宣传片中写到:有沉稳渊博的60后……。事实上,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沉稳”也会火起。经典名著《心理学原理》的作者的一大发现就是体能决定心情,长距离的长时间的徒步之后,想象中的自己,会有不同的呈现,正视,然后承认并接受,是一个与自己和平相处的方法。堵气或者懊悔,只会耗散更多的精力。学会与不完美的自己同行,自然就懂得了与不完美的队友同行,因此可以接受坎坷与波折,如同自然界中风雨沟壑。

风雨过后有晴天,这与美好祝福无关,与音乐歌赋无关,这不过是个自然的常识。

 

一路行进,一路电话。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走秦直道。那是个不存在的状态。在人间,不想听人语声?不想与人打交道?请继续学习常识。没有这么多的电话,也就没有脚下的路。一次次的电话,是在用无线勾勒出脚下有形的路。一次次的电话,也能听得见很多无奈甚至闪转腾挪,但我们脚下的步伐从未停下来,甚至不曾有过要停下的想法。所以,感谢大家支持的同时,很想与电话那头的朋友分享一句话:“想太多,就真的走不动了。”不管是在近似荒野徒步的秦直道上,还是在根本看不见的人生路上。“一路向前”(星巴克创始人舒尔茨的传记名),脚下才会有路,身后才会有距离。 

 

当内外部的条件越来越好的时候,八百途的行进速度提升,引来惊叹,也有疑问。善行天下徒步活动不是提倡“感悟不赶路”吗?这速度是不是不合初衷?不是不合,是非常地合。

对于徒步的新手来说,赶路是个主要的念头,就像“食色性也”,也是个本能的动机。所以那时候,提醒大家“感悟不赶路”,因为只理解徒步是走路,怕还不够,把书读厚,看山不是山,一样的意思。如果你看明白了,懂了,那就要把厚书看薄,山就是山,就在那里。这时候,赶路应该成为主要任务,因为长长的距离是需要走才能出现的。英文说“ticktock”,中文说“滴滴答答”,我们说“生命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只因为时间不能存储。”所以,记得看表,准时,那是尊重时间;记得看表,速度,是单位时间里前进的里程。

如果,你一直想着说着:要感悟不要赶路。那要问问自己,是不是走不动了?是不是不想走了?别让这句话成为“慵懒”的借口,那就真的违背了徒步上路的初衷。

 

出发前的“秦直道”,没有路,走过了,就有了“航迹”。起步前的“人生之路”,不管怎么规划,其实也一样地没有,走过了,回头才看得见。

所以,笑比哭好,走比想好。《理想之路》的想,远不如《现实之行》的行,来得深有感触,来得丰富多彩!

这一次的路,还没走完,明天我们将继续!

 

2014年10月13日于伊金霍洛旗

 

评论